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宏观世界之东方当大國者的小朝廷心智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宏观世界之东方当大國者的小朝廷心智

发布时间:2022/02/09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129

宏观世界之东方当大國者的小朝廷心智

 

Archer Hong Qian

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

Global Symbiosism Society (CANADA)学术委员会主席

 

 

看了网传《全俄军官会议主席要求普京辞职》和朱永嘉《毛泽东晚年重读古文内幕》两篇文章,我又想起戚本禹去世前对香港媒体说“X学不了毛泽东,可以学普京”。我当时就给老先生写信说:“我老庚既学不了毛泽东,也学不了普京,要学可以学西奥多·罗斯福和鲍里斯·叶利钦!”

 

我的意思是,毛泽东敢于发动底层造上层的反,取得政权后,还渡过了几次政治生活大地震!

 

而普京,不需要用国家财政养一个庞大的利维坦式的党(俄罗斯统一党是支持普京的没错,但这个党既不吃财政饭,更没有将自己的组织盘根错节架空央地政权,把立法司法行政机构、军队、学校、医院、大型企业变成自己的“派出所”),而且这个党吃国家财政(纳税人的钱)还要全方位干预纳税人(劳动者、消费者)的生产、生活、生态,实行“全官寻租化、全民佃农化”,普京照样能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当选为俄罗斯联邦总统,这点不同,非同小可,应该引起中、美、欧各国左右反普京的人士注意!!!

 

当然,我不得不说,普京和毛泽东在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上,确实有其局限——当大国而沉浸于玩弄谋略的“小朝廷心智”。

 

先说正在位的普京!

 

《全俄军官会议主席要求普京辞职》中说得明白,用犧牲生命的戰爭,拿回亊实上獨立存在的烏克蘭(土地和人民),并不能转移俄羅斯人对于自身政治、經濟生活欠佳的注意力,解決不了內卷化的矛盾衝突,反而危險性极大!

 

2014年克里米亞公投时,我就写文章說,普京最好的選擇,是名義上“不接受这个共和国加入俄罗斯联邦”,让烏克蘭自己去找处理方式,土耳其也不会有想法,他就进退都有据,非常主動。但一旦“接受”,特別是“高调接受”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的公投結果,风光可能只有几秒钟,而后遺症没完沒了(經濟制裁只是表象)!真正的大國,不尚谋略,而尚智慧!

 

普京稍微了一下中國歷史,就不难發現,谋略即使有實力得逞,結果也未必樂觀!

秦国的商鞅變法圖強而遭車裂就不去说了,秦始皇接着张仪以连横谋略及血腥残忍的征战,取得了消灭齐、楚、燕、赵、韩、魏六國之勝又如何?仍旧是以一区区“秦国”,取代六国变成“書同文、車同軌、行同伦”的“秦朝”,实现了弥合不同人群之间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矛盾并借以追求国家的长治久安“大同世界”了吗?没有,所谓的“强秦”,不过是“求同存異”以集权的内卷化谋略上的成功而已!非但没有实现后世儒家理想的“大同世界”,秦皇赢家作为秦朝的“第一家庭”,就惨不忍睹。秦始皇不但自己死了身上蛆沒人管、大儿子扶苏被阴谋“自杀”、十八子胡亥杀死兄弟姐妹二十余人而登基最后也被逼“自杀”,孫儿子嬰被“腰斩”,操縱中央權力者如李斯、赵高们,更是被内卷化絞肉机絞得死无葬身之地!

 

顺便说一句,采用“独尊儒术”“穷兵独武”的汉武帝身后的“汉朝”又如何?照样是乱七八糟,惨不忍睹!

 

问题还在于,秦始皇-汉武帝建立的极具特权诱惑性“秦制汉儒”式政体,代历经两千多年二十多个朝代取而代之,到20世纪名为建了“共和国”,还叫“社会主义”的上层权力结构又如何?只要看一下《王力回忆录》,就不难发现,这个内卷化絞肉机之政体的惨剧,对生命是何等漠视!

 

謀取克里米亞共和国,是普京“大帝”政治生涯的顶峰,也是他作为“当大国者”走下坡的開始,幸運的是美國出了个不玩虛的川普大爷,而中國出了一批崇尚大一统的二楞子,这才似乎慢慢有些转机!誰知现在,他要玩更大的——直取整個烏克蘭?真玩实的,他定将遭遇他自己的滑鐵盧!

 

当然,我还是不认为普京有那么傻!就算从谋略考虑,普京也应该从刚刚取得“哈萨克斯坦之役”的胜利中休整一下,消化一下,再静候修宪后“总统任期的法案”实施再谋他图,而不应外生枝节,弄出一个内外天怒人怨不可收拾的局面来。我不反对普京连任的理由很简单,我愿再重复一遍,就是普京当俄罗斯总统对俄罗斯联邦的政治经济“成本”都很低——普京不依靠用国家财政供养一个庞大的利维坦式的利益集团来谋求最高公职。

 

普京應該补上“制度外部性”这一课,懂得真正的大國治理智慧: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存同尊异,间道共生!

 

再说过去时的毛泽东!

 

有关毛泽东,我已经说的太多,从1983年写的《精通国情的光辉典范——为毛泽东诞辰90周年而作》(发表在1984年1月7日《中国青年报》),到2008年后,我作为凤凰新媒体“首席评论员”,几乎每年至少写一篇反思毛泽东的文章发表在凤凰网的“凤凰博报”上,至2016年凤凰博报全部关闭止。

 

所以,这里就不详细说毛泽东,只就朱永嘉《毛泽东晚年重读古文内幕》一文,说一点我的看法。

 

“以古喻今”,几乎是推行大一统“政教合一”世俗国家,以及言必己出、行必己令、吃力不讨好的领袖,共同的悲劇套路。

 

所以,毛泽东建政有功,当国无道,心理受重创后的他,虽然喜欢以“非大一统”的魏晋南北朝时代各小朝廷心智的诗词歌赋,“喻”其党羽,又无可奈何花落去,不得不在最高位硬撑到撒手人间,但还是留下并启动了两颗“核武级未定时炸彈”(即那个对华国锋、王洪文说的他“一生”并没有干完的“两件事”,我最开始是从叶剑英的谈话录中得知)。

 

 

我不得不说,在秦制汉儒条件下,以驾驭“官民冲突”基本矛盾为乐的毛泽东,安装在当代中国人心里的这两颗“核武级未定时炸弹”,对中国的“官”与“民”来说,都具有一种莫名诱惑——为了所谓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而可以振振有词公然漠视全部历史的第一个前提即“有生命的个人”(马克思恩格斯,1846)!

 

一颗“核武级未定时炸弹”,是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度算是被邓小平们掐斷了引线,但却保留了引线,叫作“权控市场经济的改革”,虽然在《八二宪法》名义下形成“全官寻租化、全民佃农化”,以及对欧美开放的局面,取得了“多重两极分化”的失衡性总体经济成就,避免了他对毛描述的“军阀混战”,压制了“左右资社之争”,但其“全官闷声发大财”的背后,是深入中国底层人民和中国社会骨髓的“世纪之痛”!因而,近年又出现有人饮鸩止渴似的要接上“文革”引线的跡象。

 

我称毛式“文革”和邓式“改革”,为“双革思维”(见《在又一个世纪的转折点上:哲学-共生经济学笔记(提要、梗概)》 http://symbiosism.com.cn/3876.html

 

毛泽东埋下的另一颗“核武级未定时炸弹”,就是不甘心未能“赶尽杀绝”而只是把蒋介石“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要“收回那几个海岛”(请注意两点:第一,他对同为中国人的蒋介石用“赶”,而对日本用“请”,念念不忘成王败寇“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慈禧太后政治遗产,日本人是不是他“请了回去”的,姑且另说;第二,在他心中,只有岛的占有欲,没有人的生命生活生態意识,这是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留岛不留人,留人不留岛”论调之源!),立不世之功!当然,这颗“核武级未定时炸弹”,还不知道啥时被诱爆,我们这片东方大地又将血流成河,乃至血流成海……

 

毛泽东玩这种谋略,确乎爐火純青,至今为许多國人五體投地,可这样把几亿人玩于股掌之间,为其马首是瞻,害我中华大半个世纪在创新生活方式上的科技、人文、哲学上乏善可陈,哪有一点儿大國领袖的眼界、智慧和风范啊?

 

我们大中华,何時才能基于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第一原理,成為一个富有精神体能及生命自组織力与外连接平衡力的当代人的正常國家呢??!

 

最后说一句老罗斯福和叶利钦!

 

再回到我为什么说,“老庚可以学西奥多·罗斯福和鲍里斯·叶利钦呢?”

 

这是因为,这两位都是引领一个大国完成历史转型的富有大《证券法》出台铺平了道路,推进了美国的“资本社会化”进程;后者则在20世智慧、大担当、大慈航的人物——前者引领20世纪初的美国反托拉斯(法案于1890年通过)进步主义运动解放了包括福特公司在内的中小企业,并为后来三个纪末亲自完成了俄罗斯的“天鹅绒革命”,摆脱了前苏联“社会资本化”(国家资本主义)恶梦,同时为了摆脱同代居功者的绑架而勇于让年轻一代替换掉自己只为“好好照顾俄罗斯”。

 

对内“开放赋能,降本升值”,方得永久——富有精神体能及生命自组織力与外连接平衡力的当代人的正常國家呢!

 

孞烎2022年2月8日于Vancouver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