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思想先导:共生而共富-共福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思想先导:共生而共富-共福

发布时间:2021/06/19 公司新闻 共生学术研究 浏览次数:130

思想先导:共生而共富-共福

——在清华“共同富裕县域城乡标准研究”开题暨第一次理论务实会议上的发言

 

钱 宏

 

 

“思想走在行动之前,正如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

 

——海因里希·海涅

“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

 

——张闻天(1971)

 

经济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在社会与国际分工中有没有“免费的午餐”,并围绕着多重“两极分化”及其供需义利矛盾,讲述着新老“资本论”的故事;他们不仅让自己陷入“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世纪钟摆周期性困境”,也让世界徒生出各种分裂与冲突。然而问题在于,追求高额资本增殖,却脱离生活常態的生产,已然超出自然、社会、人的身心灵健康可承受极限,那么,超序改变,何以可能?这就是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试图解决的问题。

 

——《中国:共生崛起》(2012)

 

尊敬的余主任、何部长、史主任、李会长、彭院长、包区长,

 

诸位大家好!

 

习近平说:“人类社会每一次重大跃进,人类文明每次重大发展,都离不开知识变革和思想先导。”

 

浙江省要率先构建高质量发展推进共同富裕示范区,示范什么?怎么示范?我以为,要示范共同富裕,更要示范思想富裕。所以,我十分赞赏袁家军提出的“共同富裕示范区本质上是重大集成改革”这一导向性思想。

 

那么,高质量、高能量发展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能不能建构起来,取决于什么样的经济学思想理论下,形成什么样的价值体系及其参量标准。我相信,这是习近平指出社会跃进、文明发展亟需“知识变革和思想先导”的题中应有之义!

 

我汇报的原题是“共富而共生”,实际蕴涵则是“共生而共富-共福”。因为,从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看,共富就是缩小三大社会差别,避免两极分化,而缩小三大社会差别的根本,是发挥激发每单位(区块)“有生命的个人”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达到live and let live的最佳共生效应。所以,共生(Symbiosism)是共富的出发点、动力源和目的地——经由共生而共富,以至共福!我想,这是我们探究共富标准的思路和着力点。

 

以下我就班门弄斧,作六点抛砖引玉式疏理,就教诸位。

 

一、从缩小三大差别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1、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工农之间、城乡之间、脑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对立、对抗,可以通过“自由人的联合体”,形成社会自组织的生产力高度发展和增量均衡,消灭剥削制度,消灭了异化劳动,从而化解冲突,创造消除三大差别的实际条件。

 

2、同时,恩格斯又明确指出,即使到了共产主义,乡村与城市之间的地理环境的差别也是不可能消灭的,辨析这一思想的重要性在于,通过“社会再平衡”为“城乡共生体”“公民共生体”“农工商共生体”“体脑共生体”(含“人机共生”及“碳-硅基生命体”)概念开辟了现实空间。

 

3、邓小平“先富共富论”,是经由“拉开-缩小-均衡”工农、城乡、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三大差别的“渐进改革”“集成改革”“全面改革”三个改革阶段——建设有社会的社会主义的本质表达。

 

二、共生而共富-共福的三大改革

 

1、初次分配的渐进改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做大蛋糕”“拉弗曲线”“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经济全球化”“吉黃杜内卷”;

 

2、再次分配的集成改革:“基尼系数”“恩格尔系数”“帕累托均衡”“纳什均衡”“强制转移支付”(抽肥补瘦、反腐打豪、反垄断反操纵并举)、“全球化问题”;

 

3、三次分配的全面改革:“超越小圈子,彰显大格局”“内外开放赋能”“八种关联机制”“自觉转移支付”(升维精神境界、重构伦理价值)“库兹涅兹曲线”“明茨伯格社会再平衡”“全球化重组”。

 

三、共生而共富-共福的回顾与展望

 

1、文本认知——“理想国”(礼运大同)、“资本论”、“共生论”的历时性导向。社会劳动资本化与资本劳动社会化。

2、实存认知——“土豪炫富”、“官本-资本-民本”、“躺平”(或暴戾)的共时性问题。供应、价值、生态“三链趋势”与三零规则(对内零收费、零壁垒、零歧视)的因应之道。

 

3、规范认知——“自由人联合体”、“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態平衡。人人自美其美、个个美人之美、社会美美与共、共襄生成喜乐--赎福共生,共生吉祥!

 

四、共生而共富-共福的历史跃迁

 

1、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马克思“物质转换”,包括了人与自然及人本身(社会)即人化自然的关系和实现“两大和解”的思想。从人类文明形態的历史跃迁来看,相对农耕文明的灵魂“和谐”(Harmonious)和工商文明的灵魂“权利”(Rights)而言,“共生”(Symbiosism)正是生態文明的灵魂。

 

2、从轴心时代,到共生时代——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1843-1845)中,马克思、恩格斯就指出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需遵循的历史原则是:“全部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当代中国,在进行“对外开放”的同时,实行“对内开放赋能”,是激发“有生命的个人”的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也是创造“城乡共富-共生体”历史的第一个前提。

 

3、从因信称义,到臻美共生——将“和实生物、同則不继、存同尊异、间道竞合”(live and let live)的共生法則,引入经济学基础理论——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思维和价值取向,建立“全生態社会成长参量价值标准”。新国民“生产-交换-生活”账户核算体系——共同富裕的生态文明评价体系须有与之相应的经济学思维。

 

五、共生新思维驱动改革创新

 

臻美共生的“黄金律”约定,引出两个根本问题:

 

一是在思维方式上,如何将生態文明的共生法则引入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的评价体系之中;

 

二是在价值观上,如何达到资源生产率的“终极效能=成本最低×幸福度最高”?

 

这是两个共生而共富-共福的“牛鼻子”式的问题。解决这两个根本问题,实际上蕴含着提升能量能源的单位能效问题,即“以升(效能)促降(成本)”的增量创新思想,将成为未来若干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高质量发展共同富裕体制机制”建设的重中之重与双翼跃动。

 

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发现,一个国家或地区高质、高能发展的硬核力量,是其公民自组织力、社会自组织力与政府自组织力及其三大自组织力相互作用共襄生长的恊和能力。任何单一自组织力的过度发挥,尤其是在某种特殊法权规定下过度发挥,都会导致其他两大自组织力的削弱,导致经济社会的严重失衡而陷入困境。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有法难依等等,只是这种困境的一种表现,一种结果。因而这是我们制定任何价值参量体系的应当遵循的圭臬。

 

共生经济学的这一发现,将可能导致一场经济学思维方式上的革命。意味着经济学对象,从单纯片面碎片化的“理性经济人”,转向“仨自组织人”(每个有生命的个人及其组织,都是“政治自组织人、经济自组织人、文化自组织人”的三位一体)。意味着经济发展方式,从现行“投资、内需、进出口”宏观微观经济范式,转变为“生产、交换、生活”理论-实验经济范式。也就是从重量、数量法则,向质量、效能法则的转变——“让生产回归生活,让生活呈现生態”!

 

这一发现还意味着,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建设,着力以人权、事权、物权三权一体的“共生权范式”而非“产权理论”为法权基础,以“全生態(区块)链”为技术基础,超越“公有制”“私有制”两极选择,在“政府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增加“社区经济”维度,走出“市场自由与政府操控周期性的世纪钟摆”,化解城乡市农冲突、社会阶层冲突、官民建制冲突、人与自然冲突,建立三大经济形態(economic form)并行不悖“相互作用、共襄生成”的新格局:

 

A、“有效用边际”的市场经济(market economy资本利润最大化),以美国为标志;

 

B、“有绝对边界”的政府经济(Government economy公共产品最优化),欧洲为标志;

 

C、“零边际成本”的社区经济(Community economy休养生息最惠化或表达参与最适化),但愿中国将为标志。

 

 

三大经济体系相互作用、相互补充、相互流动,共襄生成一个国家或区域乃至全世界全球经济社会共生场。

 

我特别期待,中国人亦将因社区经济形態公共空间的历练,由“土猪拱白菜”式的传统私民(“出人头地,犬儒逐利”,成则自我膨胀或娱乐致死,不成则躺平主义或戾气冲天),悄然“在地转变”为身心灵健康的公民——国家公民、世界公民、地球公民,乃至宇宙公民。

 

在这个意义上,共生经济学,也可以称之为“分工、交换和生態(动態平衡)通论”。于是,经济学也将在人的精神体能(能量)转换的势能/动能平衡、失衡、均衡循环中重生。

 

六、共生而共富-共福的GDE全生態价值参量

 

基于上述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新思路,我们将制订一套不同于以资本增值/减值为指标的国民生产总值(GDP)统计方法,即:以能源能效/能耗为指标的国民生产效能(GDE)统计方法。

 

我们知道,物理学已经从牛顿定律演化到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玻尔量子力学和和耗散结构思维,事实上,经济学也已经从重量、数量法则演化到了质量、效能法则。经济学的重量、数量法则,是指对经济活动的物质总量进行衡量的原则。工业化初期的重量法则侧重于钢铁产量,中后期开始重视GDP(国内生产总值)数量增长,如今,到了生態文明新时代,必须重视质量、效能法则,即从资本的增值、减值价值参量,转变为以能量的能效、能耗为价值参量,也就是对经济潜能的综合水平进行衡量的原则——亦即从“有没有”到“好不好”的转换。

 

具体说,今后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成就,不是看GDP增长率,而是看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给出的每单位(区块)资源生产贡献率——即看是否加重生態背负、地球背负、社会背负、身心灵健康背负为基础的GDE(Gross Domestic Energy-conversion)全生態平衡率,所体现的边际成本与国民生活幸福度和尊严感。

 

共生经济学给出的这个GDE全生態价值参量,正是质量、效能法则的综合体现——GDE全生態价值参量综合了:

 

美国兰德公司泰利斯等首创后工业化时代衡量国家实力方法,及后续的“综合国力方程”(Klaus Knorr,1956);

“国家实力指数方程”(Clifford German,1960);

 

1、“非线性国力评价方程”(Wilhem Fucks,1965);

 

2、不丹国王的“国民幸福指数”(GNH,1972);

 

3、“国力评价方程”(Ray Cline,1975);

 

4、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标”(HDI,1990);

 

4、英国的“国内发展指数”(MDP,2003);

 

6、“生活质量(QL)测量指标和物质生活质量指数(PQLI)”(Riane Eisler,2007);

 

7、中国人大财经委的“民生指数”(福祉指数,2010);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各国形形色色的“绿色GDP”(GeGDP=GDP-<自然部分的系数+人文部分的系数>)及“生態文明指标评价体系”的诸般努力。

 

GDE全生態平衡率价值参量的制订与实施,意味着摈弃重量、数量法则,使用质量、效能法则评价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势所必然,人类将由此进入一个崭新的“通信全开放,能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的趋零边际成本的共生社会。

 

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否善政良治的标准,其实很简单,就看那里的人民、国民、公民的社会交易成本和边际效益成本,是否与其获得的幸福度和尊严感之间所呈现的反比例关系状况(H=G/T)。

 

 

自然,这个H=G/T也是衡量“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包括县域城市标准课题研究)是否取得成效的价值尺度。

 

因而,必须指出,共富不等于均富,更不是绝对平均主义那一套,共富经由共生而达到“有生命的个人”及城乡共生体的精神体能转换臻于H=G/T最佳。

 

所以,GDE国民账户核算体系要求的不只是解决GDP遗漏的家庭、社区、以及环境等非记录的庞大福利领域,也不只是关照质量与数量、成本与回报、短期与长期之间的区别,而首先是,还原生产与消费、开源与节流、休养生息与环境气候之间失衡/均衡动態循环关系,尤其是鉴于工商文明、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工业社会、消费社会(后工业社会)遭遇增长的极限、对抗的极限、施恶操控的极限三大极限,以及步其后尘参与其中的当代中国遭遇泛中等收入、泛产业化、丘陵山地人口大国城市化三大陷阱,而变相对狭隘的生产价值估算,为更宽泛的能量转换价值评估。

 

GDE全生態价值估算参量的特点是:

 

1、除了将GDP遗漏的领域很自然地纳入其中,还将所谓“绿色GDP”、“GEP”、“GNH”进行有机整合;

 

2、GDE将区别数量与质量、成本与回报、短期与长期、速度与质量、效率与公平、环境与气候、法治与道德参量,用乘法思维进行正负评级估算;

 

3、尤其重视人的精神能量(如创意、管理、规划、领导力、思想力、文化力等)转换价值估算。

 

总之,建立在乘法思维和共生法则基础上的GDE,是全生態社会成长(含“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全新价值评估参量体系。

 

小结

 

我以上做的“从缩小三大差别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共生而共富-共福的三大改革”“共生而共富-共福的回顾与展望”“共生而共富-共福的历史跃迁”“共生新思维驱动改革创新”“共生而共富-共福的GDE全生態价值参量”六点初步疏理,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

 

当今世界最大的政治,是人的身心灵健康;共同富裕的动机和目的,是人的身心灵健康;县域城乡社會成长的标准,是单位(区块)质能效能的正常发挥狀態。

 

循着这样的思路践行,中国将在内外开放赋能中--永续和平,共生崛起,率先全球成为生態文明生活方式的幸福国度!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就先汇报这么多。有关GDE全生態价值参量的理论框架,请参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要参》2019年第44期上发表的《再论新国民“生产-交换-生活”账户核算体系——生态文明评价体系须有与之相应的经济学思维》。但要达到方便顺畅应用,尚亟需组建一个得力团队进入GDE全生態价值参量共生场,合力工作测试后,才能完成!

 

谢谢大家!

 

孞烎2021年6月10-13日拟于Vancouver

 

 

后 绪

 

清华的仪式及总共三天会议结束了,我想对黄岩区的领导说几句套语之外的话。

 

这次,我积极参与筹划清华大学“‘共同富裕县域城乡共生体标准课题’开题仪式暨第一次理论务实会议”,又实时关注每一位发言者的见识,还通过视频直接参加了后两天的闭门会议,并与黄岩区干部和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几位博士的博士后有两度互动,十分开心!

 

先行示范区,黄岩怎么办?我赠十六字:

 

顺势而为,体行共生,共富共福,社区先行

 

浙江·台州·黄岩既有藏富于民社会自组织且取得人均GDP全国第一的优势,就注定要“顺势而为,体行共生”,有条件有能力创造性地把“共富共福,社区先行”,作为落实“先行示范区”的抓手(切入点)!

 

接下来的活儿,首先是主政者自己的思想升维,精神升格,行政行为定位升级,带动县域城乡社会经济(相对经济社会)升维、升格、升级。

 

自觉以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新思路,集成改革(变革)现行GDP价值(政绩)评价标准(体系),以及相关制度设置和舆论导向,全面对内开放赋能--聚焦释放“有生命的个人”(马恩)的精神体能,党政主动积级扶持促成“自由人的联合体”--公民(居民)自组力、社会自组织力、政府自组织力三大自组织力互为补充的態势,率先全国升维和扩容浙江·台州·黄岩经济形态--形成以社区经济形态托底的市场经济、政府经济三大经济形态相互作用共襄生长的格局,从而一步步由点到面,由面到体--县域共富共福内生性机制体制建设--城乡共生体!

 

辅助机制:组建“社会企业家联合会”,并设立世界第一个“共生文明基金会”。

 

今日世界,成大事者,必能:顺势而为,体行共生。

 

钱 宏

 

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中国作家恊会会员

 

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地球共生学首席科学家

 

2021年6月18日于Vancouver

 



 

Hong Qian Archer,Chief editor:《全球共生:化解冲突重建世界秩序的中国学派》Global Symbiosism:Chinese School of Defusing Clashes and Rebuilding the World Order (Chenxing Press 2018)

《SYMBIOSISM·共生》(CANADA One Book Press,2021)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