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经济 symbionomic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共生经济 > 三大自组织货币的共生格局——宏观世界之数字货币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三大自组织货币的共生格局——宏观世界之数字货币

发布时间:2021/07/08 共生经济 钱宏演讲视频 标签:数字货币浏览次数:119

三大自组织货币的共生格局

 

——宏观世界之数字货币

 

钱  宏

 

The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IGS)

Symbiosism Culture Think-Tank Foundation (SCTF)

 

 

“和实生物,同则不继。”

——公元前8世纪伟大思想家伯阳父

 

“货币挖空了事物的核心,挖空了事物的特性、特有的价值和特点,使毫不相同的事物具有了质的同一性”。这是一个时代的难题:如何保护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被金钱“绑架”?

——Georg Simmel《货币哲学》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

——Bible约翰福音1:51

 

 

自涉猎数字货币理论,我接触到日本朋友的DMW(钻石多功能银行平台)构想和DeFi生态系统(其加密货币金融基础设施保障无风险机制中的直接对等匹配交换和交易),最近还接触到Ripple币和据称颠覆数字货币交易的VDollar,特别是,日前又与做“区块链上的金融基础设施”的加拿大BVCI的朋友结缘,感觉数字货币的种类在加速增长,且似乎呈现出一种准布朗迭代效应。

 

这就促使我不能不接着《试论超主权货币的哲学-经济学基础——一切皆为约定:共生权-共生币-共生链》(2015)的思路,继续往前走。

 

如果说,犹太人卡尔·马克思用劳动取代资本的革命,打开了源于柏拉图“理想国”的共产哲学之门,帮助美国国会推出了《谢尔曼反垄断法》,同时,又被俄罗斯人弗拉基米尔·列宁的国家资本主义式Communist Sovietize,革了马克思崇尚的“有生命的个人”资本与“自由人联合体”劳动(思想)的命。让世界在“社会资本化”(苏俄)与“资本社会化”(美欧)的两难选择中转圈圈,也让国际社会至今陷入“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世纪钟摆的困境”。

 

那么,日本人中本聪开创的比特(信息计量单位)币等数字通货(以太坊、瑞波通证、天秤币、稳定币等),用区块链交换方式,同时取代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的革命,关上Communist Sovietize(共产)之门,却打开了源于伯阳父“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存同尊异,间道竞合”的思想——亦即“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的共生(Symbiosism)哲学之窗,重新唤醒了人类精神劳动——思想意识的存在价值,并且将劳动(思想)价值的存量、流量、变量还给了“全部历史的第一个前提”——创造价值、实现价值亦即价值本身的“有生命的个人!”。

 

以共生哲学观之,加密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交换方式,不仅解决了人们交换劳动(思想)的便利性(降低交易成本)和安全性(漏洞风险),也将使“世界金融资源不平等、不均衡”问题,可望在动態平衡中获得社会性解决。

 

今天,世界货币格局正在悄然改变:过去主权法币(Fiat Money)的“一统天下”,正在解构,初步形成了“一分为三”或者说“一视为仨”(你我他)的共生格局:政府自组织的“主权货币”,公民自组织的“人权货币”和社会自组织的“超主权开源加密货币”并存,且必将发生相互作用共襄生长的共生格局。

 

如此一来,货币在一定区域内关联方的债权债务性质,也将注入新的社会内涵。这里的社会,不再是加法思维下抹去个性差异的个人相加的总和,而是乘法思维下由个体心灵连接互动在一起的参与者的精神裂变而又聚变的集合。人们由于“匮乏”而相互交换的内容,也将由生活必需品及货币媒介的匮乏,而扩展到志向、情感、关系、尊严、信仰、星际探险领域——无论你擅长生产什么,都可望以某种“社区加密货币”生態系统的创新力量,在区块链共生平台上进行交易和交换,从而获得与你的精神体能相应的自然、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于是,马克思之后的另一位犹太社会哲学家格奥尔格·席美尔,在《货币哲学》中批评的“货币从最初被制造出来作为交换的手段演变成为人们奋斗的最终目的”社会性问题,将在“三大自组织货币共生格局”中,得到缓释和解决——“货币经济同时支撑两个不同的方向,它一方面使一种非常一般性的、到处都同等有效的利益媒介、联系媒介和理解手段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又能够为个体性留有最大程度的余地,使个体化和自由成为可能”!

 

而“三大自组织货币共生格局”的出现,还是要感谢中本聪先生精神劳动——思想意识及其技术工具——的价值奉献。

 

“三大自组织货币共生格局”的间道竞合(co-opetition of Inter way)態势,已经形成。特别是各国央行研究机构监管机构,也加入到原本属私人机构和社区领域的“超主权开源加密货币”创建的大合唱中来,试图建立一种相对于目标价格(如美元或加元)保持稳定价值的加密资产——稳定币。

 

但是,尽管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最近意识到,稳定币“可以通过使跨境支付更快、更便宜,从而鼓励国际使用美元,而且与央行数字货币(CBDC)相比,它可能部署得更快、缺点更少。”正如老朋友朱嘉明指出的那样,“在复杂的货币体系中,任何一种货币的稳定都是相对于其他货币而言的,而实现自身的稳定需要消耗能量,增加‘熵’值,所以导致新的不稳定。”这就超出了加密数字货币自身创新的思维阈值,进入到社会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即社会性“放能/吸能”的领域。

 

目前,虽然各国发行法币的央行(比如美联储、欧洲央行、中国央行),都希望本币“超越目前作为全球贸易记账单位和资本市场关键储备资产的角色”,同时,又葆有国际交易与现有系统的把关权力,而纷纷竞相加入到数字加密货币研发的行列中来。但是,到目前为止,各央行数字货币(比如CBDC)创设的思维,依旧是用货币经济时代造成问题(闭环式以“币”驱动“货”)的思维(内卷控制)来解决其法币不通兑(开放)和三个两极分化(虚拟经济和真实经济的两极分化;真实收入和财富分配的两极分化;信用资源分配的两极分化。向松祚,2014)的问题,不仅本身自相矛盾,而且会限制区块链技术本身的发展和适用范围,结果,不是削足适履,就可能是裹足不前。

 

因此,当前任何稳定货币的有效推出和流通,单是区块链去中心分布确权技术(包括升级迭代)还不够,何况为了化解黑客风险和克服智能合约的漏洞,区块链的基础层也要引入其架构和编程模型的新思维进行根本性的改变。就是说,任何稳定货币的有效推出和流通,需要解决数字货币动态平衡能效相应的经济学理论思维。

 

过去一百年间,人类从假设“权力管控硬道理可以纠偏的规划经济”,到“自由发展硬道理可以纠偏的市场经济”,实际运行情况是,过一段时间又从后者(偏效率)倒腾到前者(偏公平),或者相反,这就是Symbionomics一直讲的货币资本增值/减值遭遇的“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二元经济机制世纪钟摆困境(怪圈)”。自由主义经济学、结构主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思维,皆不能跳出这个“怪圈”!这是事实层的问题。

 

如果这个事实为真,那么单是找哪一元、哪一种经济形態的问题及因应之道,这个思路也要改一改了,要升维思考,引入可承载和缓冲二元对立的经济形态及相关政治文化体制和政策机制,才能可望走出这个世界性经济状况的世纪钟摆困境(怪圈)。所以,在逻辑顺序上,不是如何如何才能Symbiosism(共生),而是共生(Symbiosism)才可能可望如何如何?!

 

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发现,一个国家或地区高质、高能发展的硬核力量,是其公民自组织力、社会自组织力与政府自组织力及其三大自组织力相互作用共襄生长的恊和能力。任何单一自组织力的过度发挥,尤其是在某种特殊法权规定下过度发挥,都会导致其他两大自组织力的削弱,导致经济社会的严重失衡而陷入困境。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有法难依等等,只是这种困境的一种表现,一种结果。因而这是我们制定任何价值参量体系的应当遵循的圭臬。

 

共生经济学的这一发现,将可能导致一场经济学思维方式上的革命。意味着经济学对象,从单纯片面碎片化的“理性经济人”,转向“仨自组织人”(每个有生命的个人及其组织,都是“政治自组织人、经济自组织人、文化自组织人”的三位一体)。意味着经济发展方式,从现行“投资、内需、进出口”宏观微观经济范式,转变为“生产、交换、生活”理论-实验经济范式。也就是从重量、数量法则,向质量、效能法则的转变——“让生产回归生活,让生活呈现生態”!

 

这一发现还意味着,社会、公民、政府三大自组织体制机制建设,着力以人权、事权、物权三权一体的“共生权范式”而非“产权理论”为法权基础,以“全生態(区块)链”为技术基础,超越“公有制”“私有制”两极选择,在“政府经济”与“市场经济”之间增加“社区经济”维度,走出“市场自由与政府操控周期性的世纪钟摆”,化解城乡市农冲突、社会阶层冲突、官民建制冲突、人与自然冲突,建立三大经济形態(economic form)并行不悖“相互作用、共襄生成”的新格局:A、“有效用边际”的市场经济(market economy资本利润最大化),以美国为标志;B、“有绝对边界”的政府经济(Government economy公共产品最优化),欧洲为标志;C、“零边际成本”的社区经济(Community economy休养生息最惠化或表达参与最适化),但愿中国将为标志。

 

正是开放的区块链平台,提供了一个无需许可的环境,使社区自组织开发的加密货币,比由各国央行(政府)开发的作为负债法币发行的支付和结算的数字化工具( CBDCs)更具创造性。因而,在经济学思维中,正式引入既不以“资本利润最大化”为目标,更非以“公共产品最大化”为存在,但却是承载“市场经济”和“政府经济”大型商船和航空母舰编队的汪洋大海——社区经济形態。《塔木德》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三大经济体系相互作用、相互补充、相互流动,共襄生成一个国家或区域乃至全世界全球经济社会共生场。

 

这样,现行围绕“消费、投资、贸易”(即由“币”而“通”“货”,再由“货”而“币”)三架马车轱辘轱辘转争抢“免费午餐”的货殖学、工程学经济思维和价值取向(造成天量能耗浪费不可避免),必须让位回归于“生产-交换-生活”(单位)效能学(能量资源的能效/能耗)经济思维与价值取向。因此,始于亚当斯密的“自由-理性-市场”(“集权-规划-政府”本是其伦理学经济思维的蘖生品)经济学研究对象、价值参量、思维范畴也将随之改变!详见钱宏《再论国民“生产、交换、生活”账户核算体系--生态文明评价体系建设需有与之相应的经济学思维》(国务院《经济要参》2019年第44期)。

 

顺便说一句,我在评价王歧山周小川2008年提出的旨打破“不平等不平衡格局”的“超主权货币”构想时,曾经发现:超主权货币的哲学-经济学-技术基础是:互联网、物联网、心联网(The Minds Networking)的三位一体。

 

所以,“三大自组织货币共生格局”的最终成型和规范,还需要拓展更宽阔的思想空间——化解包括现行“主权(民族)国别冲突”在内的多重冲突(分裂和对抗),改变世界秩序实行全球化重组。

 

我相信,从古老的智慧之爱,到当代的爱之智慧,从轴心时代到共生时代,从约翰·温思罗普的“山巅之城”,到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道德艺术”,从因信称义,到臻美共生,人类将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他,他中有你”的信息链、生態(能量)链、价值链趋势驱动下,实行零壁垒、零磨蹭、零歧视规则的全球化重组,从而改变《威斯特伐利亚合约》(1648)以来建立的现行世界秩序。

 

同时,在全球化重组的宏微背景下,只有各主权国家尤其是大国或超大经济体,将“消费、投资、贸易”三架马车驱动的货殖经济学(自由主义、结构主义、政治经济学)思维方式,转变为“生产、交换、生活”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思维方式,让生产回归生活,让生活呈现生態,让主权寓于人权,从而让效率与公平、供给与需求、存量与增量叙事互动均衡,封闭(闭环)与开放(开源)叙事结合,让精英主义(Elitism)与平民主义(Populism)叙事互补恊调,让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与保守主义(Conservatism)叙事交融并存,让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叙事妥恊前行,让偏向穷人的正义(Justice)规则与偏向富人的宽容(Mercy)规则叙事相向而行,进而让中心化与去中心化通兑,或者说主权货币、人权货币与超主权通货(承兑凭证)实行天人、人我、心物间道共生,才是走出“货币挖空了事物的核心,挖空了事物的特性、特有的价值和特点,使毫不相同的事物具有了质的同一性”进步困境——陷入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极端民族主义、官僚主义、机会主义的——方式方法!

 

已然纵向横向拓展交换内容,并且增强了交换便利性和安全性的数字货币,也只是媒介手段而非交换目的。所以,不管目前出现了多少(已经不下千种)数字货币,也不管数字货币如何迭代,最终都要朝着让人们的交换行为走向平等、均衡,并承载起“让生产回归生活,让生活呈现生態,让主权寓于人权”思想导向的社会——即“由个体心灵自组织连接互动在一起的全体参与者的精神聚集”,亦即“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趋零边际成本的共生社会”——升维的历史使命!

 

孞烎2021年7月7日于Vancouver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