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事务 global-affair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球事务 > Trump总统的三大政治遗产(理念和领导力)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Trump总统的三大政治遗产(理念和领导力)

发布时间:2021/01/21 全球事务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208

钱  宏 Trump总统的三大政治遗产

理念与领导力

 

 

2020年前,由于信息不对称,我和其他人一样,看到都是丑化川普的资訊和漫畫!到了北美,什麼信息都不缺,判斷在自己,偉大或是渺小不与个人关联性为据,而是看当地人的感受,我只看三点:

 

第一、美国社会国内事务:川普倡导“美国优先”内涵是,不只是美国政府而且是各国政府,都首先要对本国社会和社区人民好,并且落实在政策实践毫不动摇,得到美國婦女,尤其是有孩子的婦女和平民勞動者这些不会写文章、不会绘画、更不会操作投票机偷窃选票和不能操纵國家機器程序确认窃选结果的往昔無人關心的美国的沉默大多數的衷心欢迎,这就是偉大——孩子、妇女、勞工再怎麼卑微(他們在政治斗争中也確實沒什麼用,除非革命起義),但却代表著人类的未來和生活的希望!

 

第二,国际社会和世界事务:就是川普做美国总统的四年,猛一回望,人们发现,过去动不动就荼毒平民、让士兵当炮灰的战争,恐怖袭击爆炸几乎消声匿迹了——国别(民族)之争的本质,实际上是不同国家的权力-资本精英代理人绑架本国人民之争——作为政治素人的川普总统,他不是利益团伙的精英代理人,他甚至不与之同流合污(先富起来的他,一再强调他本来没有从政的诉求),当然也就不存在要用战争的极端方式解决国别冲突中的精英代理人矛盾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由此得罪了所有国家甚至盟国敌国的利益团伙及其精英代理人)——他的方式是,有话好好说,坐下来谈,谈不好宁可用经济制裁也不打仗,然后接着谈,谈好了签约并诚信履行,于是,以色列与中东四国签下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和平协议,塞尔维亚与斯洛文尼亚再也不谈谁统一谁化干戈为玉帛了,朝鲜核试验停止了,ISIS真的销声匿了,伦敦、巴黎太平了,还有中美各国政府对本国难民、非法移民负起了责任,避免了国与国之间、非法移民难民(部分犯罪行为,如贩毒吸毒强奸卖淫)与当地居民之间的冲突……从而开创了世界和平的新方法、新篇章!

 

第三,全球化重组:通过两边或多边谈判,实现基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趋势的零关税、零壁垒、零歧视三零规则的全球化重组,以改变现行“经济全球化”在政府重商主义或国家资本主义面前束手无策的局面,美墨加三零恊议的签署,只是刚刚开始,如此这般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谈下去,最后的结果,将是一个全新的全球化——全球共生主义……

但是,Trumpism & Trumpnomics=有信仰的平民自组织主义+世界和平+全球化重组,必然与精英代理人主义和东方专制主义(表现为政府重商主义)发生冲突!

 

川普的伟大,在于他富有傻子般的发心、圣人般的智慧和骑士般的勇气,知难而进,而且成就卓著,示范性地开启了重建世界秩序之路!

 

不管川普个人有怎样的缺点(确实政治上不成熟,比如发推文太多,任性,急躁,动辄退群,大嘴巴乱开玩笑),但是,如何对待川普的三大政治遗产,考验着作为灯塔之国接下来掌控者们的智慧、勇气和担当!

 

当然,成为美国平民后的川普先生,接下来是选择自己安宁享受富贵生活,还是重新组党和创建媒体继续宣传Trumpism & Trumpnomics?这是他的权利,更无可厚非,他该为美国和世界尽的职责,已经尽过了!

 

参看文献:
《Trumpism=SG2——化解人类“分裂-对立-冲突”及“美国百年挑战”因应之道!》(2020.11.7,Vancouver)

 

谈谈Trumpnomics(川普经济学)10大亮点及2020美国大选和第4权力》(2020.11.9,Vancouver)

 

《重建世界秩序:Social priority的全球共生主义(上)》


《重建世界秩序:Social priority的全球共生主义(下)》

重建世界秩序:Social priority的全球共生主义(下)

又,《重建世界秩序:Social priority的全球共生主义》全文分别刊载于2018年9月《经济要参》和《战略与管理》2019年1/2合辑

 

建立新范式,重构全球化的哲学基础——由Populism和Elitism中文翻译引发的讨论》(2020.4.23,Vancouver)

建立新范式重构全球化的哲学基础

 

孞烎2021.1.20晨记于Vancouver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1评论

  • 回复

    钱宏:《建立新范式重构全球化的哲学基础——由Populism和Elitism中文翻译引发的讨论》(2020.4.23于Vancouver)

    如果说,从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谢尔曼反垄断法》,到20世纪10年代西奥多·罗斯福领导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运动之后,美国才成为一个精英主义(Elitism)和平民主义(Populism)交替并存动态平衡的国家。

    那么,中国则似乎始终没有从“精英统治-平民造反-精英统治”治乱循环怪圈中走出来的国家。

    同时,由于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与美国的跨国资本主义合谋,造成经济全球化出现“秦晖双重失衡”。美国的“精英主义(Elitism)和平民主义(Populism)交替并存动态平衡”,也业已被打破,甚至面临撕裂的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源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左派右派政治倾向划分,远远不能解释和理解这种“双重失衡”。
    共生哲学认为,如何解决双重失衡问题,也许需要从词源学和文化语境上开始探究。根据西方更多呈现“阶级斗争”社会特征,而中国更多呈现“官民矛盾”的社会特征这一基本判断,现在,向诸位请教,我想知道,为什么populism翻译成中文是“民粹主义”,且含砭义,而是不翻译为更中性的平民主义?同时,为什么elitism不相应翻译为“官粹主义”或“官家主义”,而是在中文语境中含褒义的精英主义?

    此文实际上解释了美国为什么产生Trumpism & Trumpnomics,而包括中-美在内的世界,也必然会诞生Symbiosism & Symbionomics的缘由。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产生的Trumpism & Trumpnomics虽然是Symbiosism & Symbionomics的一个特例,但决不是可有可无的特例,更不可能因为美国第45任美国总统Trump个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是否继续存在于美国政治舞台,可以随便抛弃!

    如果因为Trump本人过去四年动了美国乃至世界各国权力精英、资本精英、高科媒体精英,甚至知识精英阶层的奶酪,美国新任领导集团就将Trumpism & Trumpnomics中蕴涵的“三大政治遗产”(http://symbiosism.com.cn/5659.html)随便丢弃,损失的不仅是美国(尤其底层劳动者及“沉默的大多数”),更是对一种试图“化解冲突重建世界秩序”历史进程的腰斩!其结果,可能是人类和国际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http://symbiosism.com.cn/3804.html


    2021年01月22日下午2:48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