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朕体行共生,天下得太和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朕体行共生,天下得太和

发布时间:2021/01/12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71

朕体行共生,天下得太和

——观《超凡蜘蛛侠》,得心灵慰藉致友人

 

钱宏同志:

读《从<共产党宣言>到<共生宣言>——纪念卡尔·马克思诞辰196周年》和《当代中国:大格局方有好结局——写于十八大前夕》,你的理论有新发展,共生该成主义,共生能成主义。

 

生態统领,共生为魂,精准。五位一体建设,缺了生態文明建设,其余四项都实现不了,而生態文明的灵魂,是共生。

 

共产主义难万岁,共生主义能万岁!

 

W.W.G 2014.5.6 ,22:46:43

 

尊敬的WWG前辈您好!

 

您总是这样鼓励我,我只有继续前进了。

 

其实,我是一个总想写出乐观结论的悲观者,而且,昨天凌晨到夜晚,我心情不大好,象2008年9月25日(http://blog.ifeng.com/article/1738185.html)凌晨那样,又被孤独感深深抓住了,异常思念我的孩子……整天几乎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不想做。

 

到晚上,打开电视无聊地拿着遥控器,换台、换台、换得快烦躁起来,突然看到电影频道正在播放《超凡蜘蛛侠》,才渐渐被主人公总受人欺负的情节所吸引住了,不好意思,我从小到大就经常受人欺负,这剧情一吸引住我,心情竟也开始平复起来。

 

多年前,看过《蜘蛛侠2》,我就曾深深地被主人公最后那句台词打动,当蜘蛛侠想到自己的责任,不得不离开他的恋人时,他的内心独白是:一个人的能量越大,他的责任也越大。

 

这回,《超凡蜘蛛侠》的编导们承袭了这个主题:正直善良者,应当也必能赢得爱情;而天赋大能量则意味着责任担当,结局同样是不得不离开自己心爱的姑娘。但不同的是,加进亲情伦理因素,即主人公离开恋人的直接原因是履行对恋人父亲的承诺,而且,蜘蛛侠拯救纽约市民的工作时,最后竟是造成灾难的大蜥蜴人(受委屈后心態怪戾的科学家)的人性回归,反过来救了掉了头套现出原形的蜘蛛侠性命。这又象征着,人类争斗在真相大白后的和解!

 

更有趣的是,影片的结尾,是主人公和他的恋人回到教室时,他依旧是那个傻傻的中学生模样……

 

这让我想起,曾经我的朋友要我看的日本动画片《三眼神童》中的主人公。那三眼神童,三只眼睛,可谓观天、观地、观人心。当他第三只眼睛睁开时,发光和热,能量无比,而经他的养父把一片胶布轻轻一遮,他立马就变成一个傻得不行的顽皮可爱稚嫩的小童孩。

 

这就很有象征意味。中文“孩子”的“孩”字,由 “子”和“亥”构成,是中国十二地支计时的一头一尾,表示人、事、物的开始与终结状態。隐喻孩子(新生命)、小的(如蜘蛛),能量是最大的,而且始与终,终与始,子与亥、亥与子,是紧紧相连着循环往复,不断由简单(纯朴、俭约)到复杂(华丽、奢博),又由复杂(华、奢)到简单(朴、约),以至无穷无尽的过程……所以,尽管美国基督教文化中有强调“救世主”、“英雄”的浓厚色彩,但骨子里,却有蕴含着老子的伟大智慧,类似的影片在《阿甘正传》、《雨人》、《功夫熊猫》,甚至《阿凡达》中都有展现……凡有大能者,都应当象孩子那样纯朴、简单地生活。一个新生命的开始,一个大能者平日里的无为,催生了世间凡夫俗妇们的无不为。

 

英雄,并不需要处处时时表现自己的存在,只有在世间正常生活秩序、游戏规则遭受挑战,发生颠覆性事件时,英雄,才显现其大能力量!

 

忽然想起去年末,我写了一篇《中国的担当:担当什么?怎样担当?》寄给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要参》的主编,他为此组织了一期讨论担当的专辑,当然我的小文也发头里。

 

但是现在,我感觉,领导和精英们都把“担当”二字挂在嘴上,未必是件好事。特别是做领导的,那些可以打动听众甚至我相信也是打动他们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太多太多,描述得太多,号召得太多,全民都学会了套用从结束文革“宁要……不要……”句式,到广泛使用“虽然……但是……”的句式,到近二十多年形成的“要……要……要……”的句式。可是,都在说“要……要……”,有多少是,有多少人能,又有谁是谁能,去身体力行、践行且笃行的呢?

 

列宁说过,一打口号,不如一个行动。只有真正的笃行榜样,力量才是无穷的啊!担当(公平正义)、格局(全球历史感)、全面深化改革(打扫奥吉亚斯牛圈,给国民自由创造腾挪公共空间),都不只是说的,甚至都不是设计的,而是要做的。

 

领导人只要造就让大家都能够自由自在地去做,愿意去做,做了就受到社会赞扬、鼓励的政治环境、法律(游戏规则)规矩、社会氛围,就功德无量。而说得太多,反过来限制自己,尤其是那些说得很满的话,言多必失啊!

 

我们的新闻联播大套路,总是谁谁谁“在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后……发表了重要讲话……”,从“两会报道”到平日“随行报道”,都是一个味儿,都成一种程式化的表演了。毛泽东当年针对林彪到处宣讲“天才论”、“四个伟大”,在天安门对斯诺说,别说一句顶一万句,一句能顶一句,一万句能真顶一句,就可以了。所以,林彪事件后,流行一句话,叫“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其实,林彪倒未必真是如此,可这句话,话操理不操,切中时弊。

 

荀子在两千年前就说过“口言善,身行恶,国之妖也”,所谓善恶,就是把人的言行放回到人与自然、人与人(你我他)、人与己三大关系中去比较得出的价值判断。今日中国,言必称利,且象孟子警告的那样“上下交相利”,灵魂缺失,社会涣散,怎么能不出现所谓“全民腐败,举国皆妖”的局面呢?对不起,王老,包括您我自己在内,有时恐怕也未免“妖气”!

 

再者,就算你再有能耐,就算你天天学习,并且掌握着最重要的公共资源,站在公共权力的尖端,可如今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全球化时代、生態化的时代,讲话再多再全,都赶不上变化啊!

 

我的恩师童庆炳先生(因为他是中央马克思主义工程的首席专家,被许多人认为他很左),一次他做过心脏手术,我去看他,他很平缓地对我说:蒋介石这个人其实不错,但就是话说得太多,说了做不到(原因很多),就失信于民。要求“言必己出”的危险在于,说了就以为做了,或就以为有人去照办,许多公务人员就会做相公,因为他们总是处于一种等待最新指示的状态;而人民呢,反正国家大大事插不上手,也不让插手管,那次风波后的二十多年里至今,除了体制内被“信任”的精英,再不需要谁“多管闲事”,于是,全民就不知不觉成了追逐自己私利的看客!

 

看什么?当然是看你如此庞大信心满满的官僚队伍(所谓决策层、执行层)如何动作了,看你的每次讲话、批示、文件中有没有让自己获利的机会!

 

顺便说一句,自秦汉以降,中国历来除了政治利益上的帮派,根本不存在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政治派别,当代中国更是连“学派”都没有,哪来的什么真正的左派、右派、中国文化复兴派啊?只要有利可图,国人随时随地分分钟可以由所谓右派、极右派变成所谓左派、极左派,反之亦然,而所有所谓的左派、右派,都可以变成所谓文化复兴派,反正不需要艰辛的思想探索和理论创新,只要换个面具,换个腔调,照样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上下翻动的两片嘴唇,不愁没有说词,只要永远有理,而且煞有介事,弄得当真的似的。当国者无奈,只好哪一个“帮派”的话都说一点,帮派政治平衡术么,谁不会玩?可这样一平衡玩儿,就很容易把自己给套进去了,由不同利益者各取所需。

 

结果呢,势必是三种情况遍布国中:第一种,吹牛拍马者(多为掌握体制资源已经或希望分羹偷着乐者)大有人在;第二种,兴灾乐祸者(体制内外显性及隐性的伺机僭越者,从正向与反向“帮忙”者)大有人在;第三种,被动等待者(无权无势无力无爱的麻木不仨摊开双手者,被几次改革一拨一拨地抛向无组织的社会的弱势者)更是大有人在!!

 

在事关权力、金钱、色相三大利益关系上,第一种人与第二种人并没有绝对界线,他们有一些矛盾冲突,但一旦风吹草动,他们很容易结合。第三种人,是最没有组织资源的草根人群,他们讨厌第一种人,但在利诱之下,很可能加入第一种人行列;如果求而不得,或权益受到损害时,又最容易受第二种人蛊惑,由于第二种人他们与体制内外联系千丝万缕,且也都行能说会道,能言善辩,信手拈来,随便使个仇富、仇官的手段,或民族、民粹、颜色怀旧、国家主权、历史仇恨……都能挑起个事端(甚至国际事端)让你喝一壸,基本手法,大都是通过绑架第三种人,绑架政府、绑架Party,以期形成混水摸鱼之势。三种人的共同特点,就是:机会主义。

 

套用列宁当年说过的一句话,“在一个文盲充斥的国度里,是建设不成社会主义的”,那么,在一个机会主义充斥的国度里,空谈(必有潜在利益)也好,实干(必有显性利益)也罢,不解决灵魂问题,一切都会变味,一切都是泡沫。任你当国者有多大能量,也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防微杜渐,防不胜防,继续如此这般下去,其后果不堪设

想!!!

当一个国家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现代正常国家应有的社会关系状態。当机会主义盛行,让所有的人都陷入忙、盲、茫之中时,任你能量再大,也只有纠结、拧粑着,面对表情不同的面孔,表态还是不表态,讲话还是不讲话,作为还是不作为?

 

但是,我提到这种情况三种人,当国者不能也不应当会责怪他们,所谓“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么。

 

不要把这个朕,理解为孤家寡人。除开宗法专制私家官家帮派政治天下的时代,在远古和当今,朕躬体大,朕即是体,体即是朕,所以:朕体行共生,天下得太和。这才是大担当,大格局,大改良。

 

追本溯源,走向共生。因应之道,还是,一个梦想:大共生;两件事情:唤醒灵魂,重建社会!

 

而且,这“一个梦想,两件事情”,是亿万人发挥精神体能身体力行的事业,而非任何小圈子、大集团如何继续发挥资源禀赋比较优势的事业。

 

不说远了,总之,感恩创作《超凡蜘蛛侠》的人们!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真的象喝了心灵鸡汤,得到不小的慰藉,而您的鼓励,又让我重新进入思想的求索状態,请相信,我的生活,也一定会重头再来!

 

感恩文光先生!

 

遥祝康乐!

 

晚生:钱宏2014-5-7,12:30

 

 

钱老师:

您为世界操碎了心,世界却让您伤心!自古雄才多磨难,古来圣贤皆寂寞!

 

但愿您的大共生主义,能让世界少些戾气,多点温情!共生共荣!

 

我已到杭州!祝讲座圆满成功!

 

Q.G2014年5月7日

 

 

注释:

体行共生,见《原德:大国哲学》卷首语:《从王子之问,到农夫之问》注释:“顺势而为,体行共生”。指顺应生态化大势,搁置任何个人与组织优越性、先进性及其谋求特权的形而上学预设,在所有公民个人的体认行为中,在我们的社会制度安排上,在政府体制制度上,实行共生,将公正契约进行到底。

 

体,体制、规模、整体、体量、制序、法则,如《典引》“兹事体大而允,寤寐次於圣心”。体行,《后汉书·班固传下》:“体行德本,正性也。”李贤注:“体行,犹躬行也。”体行,即 (yù,吾言是金,贵在力行)也。故,体行共生,即诚敬地循共生法则身体力行,亦即 成共生。

 

本书名为大国哲学,其意为:自立于天地之间者,为大;国者,域也,域中有五大,德大、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天地之大德,曰生;生之大道并行而不悖,曰共。所以,我心目中的“大国”,即以人为本的共和、共生之理想国也;“大国哲学”,即遵循原德精神的共和、共生之国家哲学。体行共生更加突出了行为理性对于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整合与超越。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