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Holographic Symbiosism:重建世界秩序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Holographic Symbiosism:重建世界秩序

发布时间:2022/05/05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62

全息共生Holographic Symbiosism:重建世界秩序

 

——战后,俄罗斯会如何?將很快演变成中國何去何從?

 

Archer Hong Qian钱   宏

 

中国作家恊会会员

上海联合国研究会学术委员

Global Symbiosism Society(CANADA)学术委员会主席

 

 

我赞成程墨先生关于俄乌战争33问中的第32答问:“俄罗斯是一个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伟大民族。经历这次对外武力扩张导致国家发展遭遇重大挫折之后,后普京时代,俄罗斯精英们一定会深刻反思,认清人类文明发展的大方向,引导国家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当然,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痛苦过程。”因为我们都不能不爱这个出了罗蒙诺索夫、普希金、托尔斯泰、门捷列夫、柴可夫斯基、安德罗波夫的俄罗斯。

 

作为一个中国大地上生长出来的思行者,作为一个共生学人,我很容易由此联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俄罗斯会如何,很可能在历史的不远处将演变为中国将何去何从?

 

 

于是,我注意到“中美印象网”刚发表的M.K《打完乌克兰的俄罗斯还有未来吗?》一文,称“俄国要想活下去,只有一条出路:重新融入世界。”

 

老实说,这是我既欣赏,又担忧的一个命题!

 

俄罗斯能重新融入世界,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我担忧的是:俄乌春季战争之后,俄罗斯为了融入世界拥有未来,必然会重心东移,甚至首都東遷,将杜金的“歐亞主義”,修改为行“亞歐主義”,而且,这样的修改,与欧美各国将北大西洋重心,安倍的环太平洋战略重心,转向安倍的“印太战略”,构成一种无形的跨时(间)空(间)意(间)呼应!

 

早在2014年,索契冬奧会期間,普京总统顾问莫洛夫在《俄罗斯与中国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国家》的采访中,称俄羅斯完成了科學人文思维方式的轉變,对世界也有諸多建樹貢獻,而中國仍然停留在巫術思維狀態,除了实利主义山寨,对现代生活方式创新,沒有實際貢獻。

 

暗示中国自以為只要和美國華爾街資本集團勾兑好就可以不守國際秩序破壞知識產權、自由平等規矩繼續魚肉人民闷聲發大財(“天下為公”旗號下的全官尋租化-全民佃戶化體制,居民收入占GDP比5-8%而財政收入占GDP比25-35%),統治集團已經沒有辦法處理好“國內債務與國際債權”的矛盾,只會激發這对矛盾,对内壓制一切不同聲音,对外全面战狼要挟(威逼利誘、債權外交)。

 

所以,中國人民一定需要解放力量幫助;世界各國一定需要解脱的力量幫助,完成這樣雙重使命的力量,舍俄其谁?!

 

所謂战狼外交,就是債權債主外交,川普時代已經走到临界点,引發美國两院高度一致的警醒警惕,華爾街資本集團游说行政當局(CCP向美國遞交反蘇俄頭名狀後,玩了几十年的老把戲嗎老套路)基辛格-克林頓路線,已經不靈光了,本指望拜登上來可以改觀,事实上,華爾街几個頭面人物也兩邊穿梭努力了大半年,結果完全不能改變局面,而且,拜登縫合國際盟友關係后,又经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獲得空前巩固,這足以逼迫目前仍然固守地緣政治的俄羅斯大戰略,加速調整為“棄西向東”,理由很簡單:趨利避害!

 

而且,俄罗斯棄西進東戰略,首先可能嶄獲斯大林當年从國民黨、共產黨手中都沒有最終拿到的“中長铁路”沿線土地和人民。可以中國威脅西伯利亞拿下東北才安全為借口——農政文明的俄羅斯偏好扩张土地資源的戰略目標,從來沒有放棄!

 

碰巧中國軍改后200萬軍隊在東北战區分布最少,而且:不排除俄罗斯聯合擁有100多万虎狼师的朝鮮;不排除俄罗斯聯合印度和哈薩克斯坦聯合行動,形成東北西南夾擊的可能;也不排除俄罗斯曾經GDP亞洲第一如衰落的東北在地居民及新疆、西藏居民配合俄、朝、印、哈、蒙联軍的可能!順便說一句:若俄東進侵中,毆、美、英、日、韓、越、缅、巴大概率作壁上觀(并非“坐山观虎斗”那么简单),但中國若按俄羅斯“歐亞主義”(杜金)設計,被逼進軍東南亞,肯定被直接制裁!

 

三個“不排除”發生後,CCP大陆内居民,大概率會象1840年廣東居民幫助英軍打清軍、1857年北京居民給英法聯軍帶路打入紫禁城進入圓明园一樣(如龔自珍的儿子龔半倫所做的),因為廣東、北京的居民象后来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前光緒帝的珍嬪一样清楚“洋人不會為難皇上”,珍嬪雖被慈禧扔井里了,但并沒有嚇阻北京居民幫助八國聯軍……

 

莫笑,作为中国人,这一点都不好笑!

 

问:历史不会再重演了吧?

 

答:難说!再小概率也是概率。问问那些被拆遷、被強占、被失独、被摊派,在上访路上,被截訪,被公開認錯的訪民们,還有被下崗、被低人權勞動、被清零、被封嘴的居民,及將被“書同文、車同轨、人同伦”的少數民族,还有官场失意而失去资源操控权者,官商勾兑中得利而需要获得安全感者……他們到時會幫谁?!

 

问:有很多老百姓早就说:谁让百姓过的好我们就拥护谁。

 

答:百姓只要過好日子,實在!尤其是北京人,誰来“坐江山”,他們都是天下第一臣民,實在不行,换一個来沒啥了不起的,北京的達官貴人軍警们乐得说一句“识時務者為俊杰”就归順了,繼續花天酒地……

 

结论,我们PRC到底怎麼办?

 

答:还是要回到“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社会主义共和国初心,开放赋能,重建社会,同时,我们人民促使當局者審時度世,必須為加入new UN——中国必须参与世界秩序的重建行列!而且,无论是谁当政,都要避免顛覆性誤判,改變思維方式,以大智慧、大擔當、大情懷,坚决放下包袱,坦诚捐弃前嫌,爭取與ROC一道,加入new UN,确保中國自身人權主權安全!

 

個中道理簡單明瞭,當局者舍此沒有其他施政目的,其他目標扯上天还得回到地上!

 

我注意到一个题为《站起来,做自己的拯救者!》视频,制作者不是在民間秩序的社會想像上,而是在民間秩序的行動上,描述了“自生自發秩序”的現實(上海)案例,尤其是在強制動態清零條件下這種想像與行動的生命力!

 

人类本身具有自然法意义上的自洽能力,因为生命本自具足又非独存,做自己的拯救者,就是:自组织,自组织起来,让你、我、他(她它祂)全人称自组织起来,实现全息共生!成为一个个存同尊异间道竞合的共生体!

 

从家庭自组织共生体,到社区自组织共生体;从城市自组织共生体,到乡村自组织共生体;从社会自组织共生体,到地方官民自组织共生体,直到政权自组织共生体!

 

是的,自组织共生体,不是他组织且排他的共同体!

 

在故园一盘棋、一刀切极限清零的一片哀鸿中,我高兴地观察到,有些上海居民,不等不靠,也收起悲傷與憤怒,开始社区自组织守望相助,這是主動积極的好兆頭,虽然还是似有若無的星星点点,但已充滿活力。

 

我为上海发挥社区生命自组织靈動力的居民们点赞,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民间秩序的社会想象和行动,精准地描述了富有精神體能的公民生命自组织力與外連接平衡力,如何形成社會自组织力,從而保守著人类“自生自发秩序”?如何拯救和修正新的现实秩序压力?如何有效抵制现实秩序对公民生命財產自由的破壞?在自生自發秩序的思想和行動中,半自發半自覺地觸及到社會秩序-憲政制度的共生效能Symbiosis-efficacy建构,超越了籠统或單一讲自由主義(社會民主)平等主義(宪政社會)的現實困境!

 

有道是性由心生,只要每个人--无论是官、是吏、是民、是群众--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了生死,觀自在心,“翻转极限,觉醒共生”,点亮自己的心灯,就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千灯互照,光光交澈”的新世界!

 

记得,曾任CCP戰時總書記的张闻天先生,早在1971年写的一篇深深打动我的文章,叫“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Utopia目的!

 

我理解,那就是:我们当代人要生活在当代,融入现代世界生活方式的大潮,并作出富有中华个性的创新性贡献。

 

现代政治文明已然成为当代国际社会的生活主流,我们当代中国人也要自组织融入当代国际社会正常地生活,这是吾土、吾民、吾国、吾官的权利,也是责任和富有良智(Beautiful Mind,良心、良知,良能三位一体)的表现!

 

中國人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這第一條,就是用奧亢姆哲學剃刀,剃去虛頭巴腦玄之又玄科技人文所有的好词大词,如将堯舜禹湯神佛耶安撒滿之言一鍋燴老子天下第一所謂高維的巫術思維!

 

先想想如何活著?如何自己活也让別人活Live and let live?感覺一下自己身心靈是否健康,有沒有病,是否病態?好好自我診斷一下!

 

总之,繼1970年代之后,中國將再次面臨與俄羅斯比拼融入世界主流生活方式的智慧與方式方法,也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強弱競賽!

 

上一次犧牲对手戲中,顯然是中國贏了(尼克松1970年出賣蘇核秘密、1979年鄧小平向美投名狀、2001中被有條件接纳進入WTO),那麼,這一次呢?

 

如今,中国大陆当政者,必须非常明确在意识到:俄羅斯在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的失敗中覺醒過來後,GDP總量世界第二卻未解決好“主權-官权”與“人權-民权”關係的中國,在融入世界生活方式的體制上,未必比GDP偏低而人均GDP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且擁有一部全民投票通過的憲法的俄羅斯(看GDP與國民收入之比、社會福利、四大自由等硬指标),更有優勢!

 

 

而且,改寫二戰后世界秩序的歷史的時刻已經來臨,看看以四十國军事會議和五十國改变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制”的提議,很可能成为组建一个“新联合国”(New UN)动因。但是,不管结果如何,PRC当权者都充分意识到,这已经不是要不要站隊投票贊成、否決、棄權的問題,而是事关中国与世界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

 

我的建议是:PRC當爭取主動,邀約印度、巴西、南非、印尼、埃及、伊朗、沙特一起參與“联合国改革”,使之成为超越二战胜利者操纵的格局,促進UN發表《全球共生宣言》Global Symbiosis Manifesto;發動起草《全球共生公約》Global Symbiosism Pact;動议成立“全球共生理事會”Global Symbiosism Council。

 

倘如此,這三件具有“全息共生”Holographic Symbiosism意義的大事,將成為New UN的邏輯起点,也是中国人必须正面应对并诉诸行动的不二价值取向!

 

因此,中國何去何從,就一句话:順勢而為,體行“全息共生”?還是繼續唯我獨尊一刀切式继续作一整套万变不离其宗的“利入一孔、利出一孔”规划?是CCP20大一場脫胎換骨的涅槃式終極考試!

 

 

全人类各显神通,创建一个人人自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生吉祥的新世界!

 

孞  烎Archer

April 23-27, 2022,Vancouver

 

參看:

钱宏主编:《全球共生:化解冲突重建世界秩序的中国学派》(Global Symbiosism:Chinese School of Defusing Clashes and Rebuilding the World Order),晨星出版社,2018;

Archar Hong Qian:《SYMBIOSISM·共生——The Mind Power to Agree on An Innovative Lifestyle·一种约定创新生活方式的精神力量》(Oenbook Press,CANADA,2021),电子版,亚马逊跨境电商网可下载https://www.amazon.ca/dp/B096PYNP8H/ref=cm_sw_r_u_apa_glt_0KRJY15HME8AAT3ABCV7;

Archar Hong Qian:《共生:联合国叙事的典范转移》(The Symbiosism: a Paradigm shift in UN narrative)http://symbiosism.com.cn/5898.html;

錢宏著《怎麼办?——原德:大国政治探微》,2021。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1评论

  • 清风斋
    清风斋 回复

    这样的分析与思考,就是站在一定的高度,思考俄乌问题与ZG的何时去何从,就有相当的深度,就是思想家思维,zg什么都 不缺,太缺的就是思想家!今后不再有什么地缘政治的所谓学说,那个杜金就是劣币,以后只有意识形态之间的对立,但任何之国要想立于世界之林,必融入世界文明,和平共处,合作共生,要有三角形思维,不要平行四边型思维,俄所以入侵乌,不是北约东扩,而是乌克兰要走世界文明之路


    2022年05月05日上午11:06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