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埃隆·马斯克的Model π就是元宇宙——元宇宙的本质是孞宇宙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埃隆·马斯克的Model π就是元宇宙——元宇宙的本质是孞宇宙

发布时间:2021/12/04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167

 

Metaverse=Messageverse

 

元宇宙的本质是孞宇宙

 

——埃隆·马斯克的Model π就是元宇宙

 

 

Archer Hong Qian(钱  宏)

 

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

Symbiosism Culture Think-Tank Foundation(CANADA)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元宇宙(Metaverse)的概念,大概因为大型社交网站FaceBook的更名,以及“元宇宙”概念公司上市,成为一个热搜词。

 

那么,究竟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是什么?

 

我的回答很简单,元宇宙的本质是“孞宇宙”(Messageverse)。这里的关键是天地人之心的孞。元宇宙是面子工程,孞宇宙是里子驱动力。

 

那么,何为孞?

 

天(神)地人尽善尽美地和合相约,为孞(信)。

 

世界一切事物、生命、心灵,有了孞之意间,才有相對、相應、相恊的宇之空間和宙之時間的赋形展开。

 

孞,意间(mind)

 

宇,空間(space)

 

宙,时间(time)

 

有了孞宇宙,意、空、时(信望爱),身、心、灵,质、能、力,你、我、他,真、善、美……皆无可量度,又可量度之共生起源,我們才能看到不同元神、元体、元身、元宇宙,及各種分身、替身、化身角色的上場,展開各显神通、神奇、神迹的“存同尊异,间道竞合”生態表演(演变)。

 

如果虚拟替身,是元宇宙(Metaverse),世間最早的元宇宙形象呈现,远远早于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创作的《Snow Crash》(虚拟实境技术——元界)。在西方,是宙斯(牛、天鹅等等),东方是“十方三世”毗如遮那佛(法身)、卢舍那(报身)、如来(应身)、菩萨、众生和太上老君、孙悟空!

 

基于背景主义的共生哲学(Symbiosism)认为,从孞宇宙出发,不难發現:元宇宙不只是象Avatar、FB、龙转凤、天空之城那样的化象、化身,通过高技术工具的“硬体-软体-入口平台”,对人自身、元身缺憾的虚拟自由补偿或新创形式呈现的特殊生態,而是富有精神体能及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的人,在心理学、生理学、物理学上不断追寻的可能的世界--新价值、新美感、新标准,呈现的新孞宇宙,展开新意空时、新质能力、新真善美(身心灵)交互变化(field)之感性方式——人可以创造一个尽善尽美的虚拟世界,又将这个虚拟世界呈现为可感知甚至可生活的世界!

 

强調元宇宙出自孞宇宙,还是宣示并非技術,而是恊和学、动力学、运筹學、哲学的共生價值法则,才是最大公約數。

 

广义元宇宙,我说过包括一切人造物,甚至整个“人化自然世界”。今天讲的元宇宙,是狭义的,是每个人对自我价值的追求,所显现出来的感性形式。

 

这些感性方式,构成元宇宙的要素和不同侧面,比如“硬体-软体-入口平台”支撑虚拟的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性、经济系统(如元宇宙概念股)、文明等等分类,甚至超主权国家(Nation-tate公共服务)、超地缘通货(Global Coin全球货币)、超文明通证(Digital empire数字帝国)三超生態,都具有“从秉承者到在出者的历史跃遷”的本质属性。

 

 

极而言之,一切人造广义空间、时间、意间三位一体,包括迄今为止所有“人化自然世界”的结果呈现形式,都是元宇宙物理、生理、心理的感性表达方式,而且在数理上是三进制的。

 

从而元宇宙将打破“The best business model is Government”神话,改变“Government mercantilism”与“Market hegemonism”交相奴伇的现实!

 

人不同于其他生灵的标志,是能够区分事物,并给其命名,把自己的价值意向投射到不同一命名的人、事、物上。而且,对任何不同既往的新事物的命名差异,往往决定被命名的人、事、物的未来命运。比如“New England”、“New York”、“New Thames”式的命名,比如“Metaverse”,暗示着这地方,存在着新意間、空間、時間展開的可能性!而“唐人街”、“春晚”式的命名,只能是秉承着一個很难赋予新内涵的追怀的文化圖騰而已。

 

但一切,都和一个基本范式相联结,这就是作为制度文明的富于尽善尽美联结的爱之孞(宇宙)!

 

否则,在人类想像力(Imagination)的驱动下,科技的力量改变了自然生態:用户=人民(People)、网络空间=土地(Land)、数字货币=通货(Currency)、权限等级=治理结构(Governance structure),从而存在另一种可能。

 

这就是,从技术上看,原先欧洲人用三十年战争代价,从罗马教廷换来的关于“主权国家”的概念(如今早已成为世界秩序),将可能被元宇宙“数字帝国”的概念所取代,而只是一种剥夺取代另一种剥夺——一种以自由、革命、公有的名义,施予奴役、剥削、抢夺的结果。因为无论是“主权国家”还是“数字帝国”,都可能对“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权利(人权、事权、物权)构成威胁。公与私并不是判断人类事务的标准!

 

同时,依然由于高科技术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但任何控制者又都无法成为绝对的终结者(Ultimate Class),这种结果的结局,很可能是全人类,甚至整个地球生灵的大灭绝而同归于尽。避免这一结局的唯一可能,就是唤醒每一个有生命的个人心中本自具足的共生意识,以孞宇宙作为元宇宙规范的底线概念!

 

孞宇宙,必然要求尊重和发挥每一位特殊个体的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灵动力与外连接平衡力,从而呈现出事实上的共生智慧和共生价值。

 

共生,只有共生,才是人类创造价值的评判圭臬!

 

当所有人都处于开放赋能的状態,便再没有人成为“任人宰割”的弱势群体,于是,分裂-对抗-冲突的解决方式也就会发生历史性改变——过去年代一方不管生灵涂炭靠算计谋略取胜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也不大可能是“你死我活”的方式,因为这种方式的结果可能是“同归于尽”,即“不共生,就共死”(共生是自生或自组织的伦理底线),于是,人类解决“分裂-对抗-冲突”的方式,就回到了基于现代政治文明的约定公义——践行契约的制度文明。

 

 

所以,我相信:用共生(Symbiosism)哲学思维与价值观,重新定位人天(自然)、人我(社会)、心物(身心灵)“三大关系”,一切本着“自己活,也要别人活”(live and let live)精神,尽情发挥“We the people”(每一个人)的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就能化解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己(身心灵)关系过程中的“分裂-对立-冲突”,为“人类未来生活方式再选择”,创建一个可能臻美共生的世界——从而使得任何“统治全世界的帝国政治企图成为不可能”。

 

显然,这是一种关乎各民族国家社区公民的生死抉择,必须诉诸“你、我、他(她、它、祂)”行动力的全球性事业,我们称之为达到人类永久和平的“全球共生”行动。

 

孞宇宙,亦是我们寻找“一千个共生案例埸景”的思想线索--寻宝图!

 

乔布斯和马斯克两位原创者,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移民(乔是第二代、马是第一代);感情经历都很丰富、曲折;都是管理上的“暴君”,死磕产品细节,高压手下兄弟;都是降维打击传统行业,从而改变了人们对物理世界的认知和体验。当然,最重要的是都做到了前无古人。

 

从创新的角度看,二人实在同样是“天之骄子”。但是,从商业操作手法来看,乔和马可谓天壤之别。关键词是成本和定价。

 

只做最好、只卖最贵,是乔布斯的商业哲学。

 

降本最宜,是马斯克的Symbionomics哲学。

 

有机构统计过,马斯克将有效载荷 (Payload)送至低地球轨道的成本,Space X低得令美国、俄罗斯、中国和欧洲这样的超级大国,都不好意思的地步:

 

SpaceX:$1950/公斤
长征3号:$5833/公斤
苏伊士:$7246/公斤
航天飞机:$19824/公斤

 

谁说只有国家规模的单位,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未来世界,谁能将资源成本、人力成本、管理成本、生产运行成本、社会交易成本等等边际效益成本,通通降下来,谁代表了人类发展的前进方向!

 

顺便说一句,哪种国家制度能消灭冗官、冗兵、冗费、冗债,那种国家制度就是人类文明的最高水平!其他各种意识形态,集团利益之争,就上扯到天上去,还得回到地上来!

 

Model π:星链免费上网、太阳能充电、神经连接三大功能,已经定位了其元宇宙的性质,是造物主孞宇宙本体的一个奇妙延伸!

 

Model π,已经接近是: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趋零边际成本的共生社会的产品出来了!

 

Model π,不只是通讯工具,将大拉高人的认知能力和实现愿景的概率,从而增进人类的相互沟通和了解,从分裂、冲突、对抗,走向和解、互助、共生。

 

所以,既然马斯克已经用一首中国的诗歌(三国时魏国曹植的《七步诗》)“豆萁相残”的隐喻,来讽喻人类冲突的普遍程度及其性质,那么,Modle π产品,那可以直接用中文“孞”宇宙来加以命名和推而广之!

 

参看《奉造物主妙有的名义》,请连接“全球共生论坛”公众号:IGS1218,谢谢!

 

人机共生体:从拉·梅特里,到埃隆·马斯克——由<哥德尔定理与认知科学的局限>讨论引发的哲学问题》

人机共生体:从拉·梅特里,到埃隆·马斯克

孞烎2021年11月29日于Vancouver

 

135、埃隆·马斯克(Elon Musk,1971-),南非-美国-加拿大人,10岁就学会计算机编程,21岁开始深入关注互联网、清洁能源、太空这三个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领域,领导SpaceX实现私企火箭发射、顺利返航、海上火箭回收的壮举,与此同时他造出了全世界最好的电动节能汽车,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支付平台。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时,他说“这太奇怪了,好吧继续工作”“我的钱中有一半用于帮助解决地球上的问题,另一半用于帮助在火星上建立一个自我维持的城市,以确保(所有物种)生命的延续,以防地球像恐龙时代受到流星撞击或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我们随之自己毁灭。”难能可貴的是,在马斯克的“人机共生”概念中,显然包括:人与机械机器、电动机器、电子机器、思维机器、生物AI,乃至国家机器、政治机器、经济机器等一切机器的共生机制。

 

——摘自《SYMBIOSISM·共生·宇宙之子》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1评论

  • 回复

    有人说,“元宇宙最大公约数是人类对它的电力供给”
    我说,电力資源本是自足的,只是用于某种价值的电力不匹配、不平衡,何况一个雷电如能收集夠全类利用一年,所以,强調元宇宙出自孞宇宙,还是宣示并非技術,而是恊和学、动力学、运筹學的共生價值法则,才是最大公約數。

    广义元宇宙,我说过包括一切人造物,甚至整个“人化自然世界”,今天讲的元宇宙,是狭义的,是每个人对自我价值的追求,所显现出来的感性形式,包括虚拟的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性、经济系统(如元宇宙概念股)、文明行为等等


    2021年12月05日下午3:39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