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society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我们这代人的慧命是什么? ——共生是一种全新语境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我们这代人的慧命是什么? ——共生是一种全新语境

发布时间:2020/09/08 社会 标签:哲学浏览次数:199

我们这代人的慧命是什么?

——共生是一种全新语境

 

 

以前看清华美女作家刘瑜的《观念的水位》,感觉她很通灵,把一些现代政治文明的常识,表达得那么清晰可鉴,太有才了。

 

 

这次,在太和武当山麓陪玉兴兄弟十日,他聊天时,也经常用到“水位”这个词。我发现,这个词原来是一个可以上升到“语境”意义的概念。就是说,水位是一个可以用来衡量话语、修辞、口号、学术范式、政治秩序,并赋予其新结构、新位格的词,具有尼采式“价值重估”的背景意义。

 

语境是形成秩序、新秩序、新新秩序,乃至世界秩序的历史前提。人是一种意义动物,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说:“没有语境,就没有意义”,一切时代智慧的价值意义,存在于当代语境的形成过程之中!

 

其实,我时隔二十多年重新使用,并重新发现的“共生”一词,就是一个具有语境意义的概念——一个基于一切自然生命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力的社会哲学概念。

 

 

共生哲学认为,作为历史的第一个前提的“有生命的个人”,其认知和参与活动,是一个经由语言和语境(社会文化背景与言语行为情景)相反相成、相向而行、互为建构的动态平衡过程(《背景主义:关于大文化战略的哲学追问》,童庆炳主编《大文化战略》,中国工商联出版社,1995)。所以,对译外文,中文共生,必须为Symbiosism这个样子,现成外语中如没有这个词,就得替使用拼音文字的世界造一个新词。所谓文明,无论东西南北,都是文字(符号)、冶和(技艺)、社区(聚居)的三位一体。

 

很显然,人类走到“全球化”“全生态”成真的今天,地理上分隔东西的“轴心时代”(雅斯贝尔斯)所创造的智慧,经过两千年滥觞,随着人类参与生活、认知世界的半径越来越大且高深,达到“权利启蒙”(从社会各阶层权利,到地域各民族权利,到多元话语权)的高峰后,如今显然既不够持续承载认知对话的需要,也再难形成全球互联的共时又历时性参与交流的语域(话语范围、话语方式、话语基调)语境。

 

当出现全球性“增长的极限、对抗的极限、特权主体施恶的极限”三大极限时,就可能引发非共生则同归于尽,乃至全球变暖或变冷,地球(水球)自爆或流浪的大变局——这就是当今世界暴发“主权国别冲突、社会阶层冲突、城乡市农冲突、文明文化冲突、自然生存与人身心灵健康冲突”五大冲突的根源。

 

而要化解“五大冲突”,就必须改变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重建“世界秩序”,而要“重建世界秩序”,就必须有既能整合轴心时代的智慧,又能适应全球化、全生态需要的全新语境——从诸般排他性共同体,到善待他者的共生体;从权利启蒙,到社会启蒙;从轴心时代,跃迁到共生时代。

 

因此今天,无论是讲道、讲佛、讲儒、讲禅意、讲历史、讲和谐、讲道统、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讲复兴,还是讲耶稣、讲安拉、讲逻辑、讲自由、讲平等、讲博爱、讲民主、讲共和、讲科学、讲人文、讲博弈、讲宪政;无论是讲整体统一,还是讲关系过程;无论是讲智慧之爱,还是讲爱之智慧,都必须置于一种新语境之下,才能避免“鸡同鸭讲”,避免“公说公有理,婆说理更多”,避免“修辞替代逻辑,立场选择事实”,从而杜绝人际、社际、国际、神际、代际政治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中,实际出现各种各样“讲尧舜之言,行桀纣之实”“口惠而实不至”“国妖行径两面人”的情况发生。

 

所以,当代人类注定要自创范式语境,以安身立命,而非在现成范式语境(西方中心主义、东方神秘主义、中国中心主义)的零和博弈中寻找一己安身立命之所!

 

 

总之,人类正处于又一次历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大成智慧引领向前!

 

顺便说一句,“共生”一词,人们尽可望文生义,哪怕从未接触过的人,都可以凭自己现有的渊博知识和思维定势,提出反驳证伪,甚至给我上一堂“何为共生?”的课。比如我曾遇见北京大学国家软实力研究院某院长,人家介绍说我是研究共生的,我什么都没讲,这位院长先生第一句话是:“哦,共生,还没听过”,但马上第二句话就说:“什么叫共生?我告诉你,一座森林,必须要有多种不同的树林和动物,这就是你说的共生”。是的,他说的没错,“生物多样性”,乃至“生物链”,确实也是共生的实例。

 

 

幸运的是,他很聪明,没有问:“狼和羊如何共生?”没有问出:“有的人,他就是不要共生,你怎么办?”(《共生宣言》专就这个问题回答是:“不怎么办!共生不是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对于就是要特权,就是不自律,就是要你死我活,就是要心堵寻短见者,只能let it be!共生修可修之物,为可为之事,渡可渡之人,非修为,无以共生。”2012)但是可惜的是,他所讲的只是共生的一种实相,并没有进入共生作为一个名相,一个思想概念的门槛之内,更没有看到共生实相的历史逻辑所展现的可能世界,就在自己心中垒起了一堵望文生义的墙,被无间道遮蔽了自己的心灵之窗,束缚住了手脚,洞察不出间道生机。

 

既然境由心生,墙由心生,那么,突破心墙,便凡墙皆门,间道共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共生之灯,我们的慧命,就是呼唤大家相互点燃,共襄生长,在相互照耀中克服自身“脚下暗”,形成千灯互照,光光交澈之势,获得成本(能耗)最低,尊严感最强,幸福度最高的生活!

 

共生若水、如炁、似大地,是一切地球生灵的成长之约,是生命与智慧之源。

 

2019年2月13-14日于太和山-北京

 



 

作者:钱宏(中国作家恊会会员、全球共生研究院院长)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