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关于消费价值论答友问 ——基于共生权范式的Consumption value theory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关于消费价值论答友问 ——基于共生权范式的Consumption value theory

关于消费价值论答友问

——基于共生权范式的Consumption value theory

 

Archer Hong Qian钱 宏

Global Symbiosism Society(CANADA)学术委员会主席

上海联合国研究会学术委员

 

目录

答问背景

就消费价值论答友问

共生权理论与资本社会化

消费价值论与全民基本收入(UBI)

共生,经济学的第一原理

 

答问背景

 

现行经济学,本来就存在着模型化(或数学化)与现实性的矛盾,但经济学最终选择了所谓科学性的模型化,且到了几近痴迷的程度,这样就不得不放弃现实性,否则就陷入削足适履的尴尬。

 

欧美国家已经多次发生学生和教师的反主流经济学运动,他们批评经济学缺乏现实性、只分析虚构的情形。因此,经济学教育要进行现实化改革:在每个理论后面都加上其对应的现实是什么?并与模型分析的情形和结论进行对照,不掩饰理论与现实的差距,不用理论牵强附会地解释(证明)现实。

 

这事儿,起因于2000年6月,一群法国经济学学生在网络上发布了一份法文的请愿书——《Open letter from economic students to professors and others responsible for the teaching of this discipline》,掀起了一场后来被标示为反“自闭症经济学”(autistic economics)的经济学学生运动。

 

公开信主要有四条:希望逃脱想象虚构的世界;反对毫无节制的使用数学;要求一个多元研究取向的经济学;呼吁老师赶快觉醒否则为时已晚。

 

其实,这也正是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基于“生命自组织价值论”(the Life self-organization axiology),“让生产回归生活,让生活成就生命,让生命呈现生態”的原由。

 

 

2010年6月8日上海社科院常务副院长兼经济所所长左学金博士主持报告会评论:“提出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把共生法则引入经济学基础建构,对重建经济学基本理论有现实意义。钱宏是‘仰望星空,俯念苍生,上揆天机,下接地气,中达人和’之人。”

 

 我们知道,“择优分配原理”,仅仅是一个数学原理,要能够应用它取得工程学、货殖学意义上的资源配置的实际效用,不但要对各部门的产出函数或收益函数有清楚的了解和把控,而且,无论是“有计划,按比例”,还是“择优分配”“率极均衡”分配资源,都有个由谁(接近神的主体)来了解和把控的问题——无论是“看不见的手”,还是“看不见的手”?抑或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都是问题。

 

 这样,问题又回到了“市场自由与政府管控世纪钟摆周期性困境”——市场派与计划(规划)派、底层驱动派与顶层设计派,长期争执不下的“效率与公平”“需求与供给”“数量与质量”基本问题——即现行经济学思想和基础理论上的天然缺陷,依旧没有得到解决(中国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什么?——走出“水面勾兑共赢的浆糊经济学”思维误区 – 全球共生研究院 (symbiosism.com.cn))。

 

这是茅于轼先生从研究数学进入经济学的优势,也是他在社会政治领域遭遇批评的劣势——包括“择优分配原理”在内的所有经济学“建模”(当然包括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公式”建模),永远不可能对人类实际经济行为进行“削足适履”式解释或改变——无论在微观的行为者(例如个人、公司、买家或卖家)以及与市场的互动,还是在宏观分析整个经济体和其议题,包括失业、通货膨胀、经济增长、财政和货币政策上,都很难真实地发挥好“资源配置”的作用。诚然,茅先生从择优分配原理出发,对某块国土、造航母、经济适用房、毛泽东、教育、计划生育等问题的批评,都不无道理和依据,但并没有得到经济学界的普遍承认。他获得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颁发米尔顿·佛利民奖,是因为Cato Institute认为茅先生是“对于伸张人类自由有杰出贡献”,而不是经济学上的成就。作为一位工程师,算是无心插柳吧!

 

 顺便说一句,马克思的《资本论》,是用剥笋法,把产品、交换剥掉后,在“商品产品-商品交换-商品生产”链条中,只剩下劳动,而且是蓝领工人的劳动。在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建模中,“交换价值”没有位置,最后将经济学导向了政治学的“分配侧革命”,也将革命导向了“公私所有制”的争夺,这是对重商主义与货殖学经济学的极化反拨。从马克思主张“分配侧革命”的《资本论》,到皮凯蒂主张“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征收累进税”的《21世纪资本论》,到向松祚改变“三个两极分化”的《新资本论》,是同一种“重分配,轻交换”的思维方式与价值取向。

 

 那么,经济学要如何“逃脱想象虚构的世界”,不停留在“毫无节制的使用数学”状态,才能“不放弃现实性”,乃至“追寻可能的世界”呢?

 

就消费价值论答友问

 

 正巧,前不久有人问到我对“消费资本论”和“直销”的案例如何看,不妨直接把我的回答转录如下:

客问:在你的共生经济学理论中,为什么肯定被污名的“消费资本论”?甚至还肯定妖魔化的“直销”之社会价值?

 

宏答:我与消费资本论的创立者陈瑜教授,于2003年在广东“珠三角城镇经济发展创新论坛”相识,当时,我就感到他拓展了“资本论”的阈值,具有改变现行经济学“投资-内需-出口”思维方式,进入“生产-交换-生活”思维方式的意义。后来,听说许多搞直销的国人都以消费资本论相标榜,以至连累污名(此外2017年在北京与常年在德国的齐继义先生相遇,他送一本他作序的由两位年轻人写的《消费资本论》,但内容基本只有案例不同)。

 

 

  但我认为,一种针对现实性的经济学思维,一定有其理论价值。因此,我试图从已经我改造的理论经济学中,找出“消费资本论”的学科位置及其可能的价值创造机理!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与赵启正先生在谈到生态文明和生态经济的价值参量时,还特别讲到从工商文明的GDP价值参量,到生态文明的GDE价值参量的改变,消费行为亦体现了资源能效/能耗状态,所以应当肯定其资本论的意义。

 

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夕我在接受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时,第一次明确讲述了将共生法则引入经济学基础理论的构想,肯定了消费行为与纳税行为一样,都为社会经济作出了贡献,消费者应参与消费(信托)红利的分配,以平衡经贸关系;纳税人应参与税收(信托)红利的分配(包括免费养老在内的公共物品服务)。

 

 共生经济学(Symbionomics)“共生权”理论,充分肯定“消费价值论”(与“消费资本论”有联系但有区别)。从“消费价值论”的维度看,在“生产-交换-生活”链中,消费(购买赎取交换)行为终端实现资本增值。

 

问:我理解您共生经济学中的“消费价值论”,不但拓展了经济学的视野,为“消费资本论”提供了理论依据,而且为“消费资本论”正了名。我是比较务实的人,比较一下传统行业,消费者付零售价,中间商差价,广告费,店铺租金和员工工资,都是消费者买单,消费者是最大的投资人,结果没有收到投资红利。现在,我们有了共生经济学的“消费价值论”,我的理解比较直截了当:消费者就是代理商,省钱(自己享受批发价);消费者又是代言人,带动消费,公司给多重返点奖励,能赚钱,实际上消费者就转换成了消费商。

 

比如,我经过几年犹豫最后经过各种比较选择做的NHT事业,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电商平台,包括产品+服务+培训,消费者就是公司代理商和产品代言人。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做消费NHT产品(基础营养素)的健康顾问,为消费者服务!我们要做投资型的消费者,赚取消费资本,这就是我为啥选择NHT 这个生意。21世纪最值得运做的生意是互联网整合人际网的生意。股票投资风险太大,地产投资资金太大,打工不能致富,什么是最佳创业呢?一定是小投资,零风险的项目。全球最著名的财商专家罗伯特清奇告诉大家管道收入,被动收入,永续收入是最佳选择。

 

 

经过这样的从理论到现实的思考,我感到还需要建立一种“消费商联盟”,您怎么看?

 

答:你对“消费价值论”的理解,非常到位,也非常现实。特别是经过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还有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直接后果,是世界格局的历史性改变,我感到,你提出的“21世纪最值得运做的生意是互联网整合人际网的生意”,是一个既有理论价值,又有现实价值的课题!

 

这就要结合我日前写的《宏观世界之Web3-MindWeb革命——去轴心化互联网的本质是共生权范式转移》,来作进一步的理解和研究。互联网经过公司占有大比例利润的Web1、Web2,发展到突出“有生命的个人所有权”的Web3及一系列分布式技术工具(区块链DeFi、Token)的渐次普及,已经让互联网成为“需要Trust(信托),保障Truth(真实)的自洽关系”。

 

只是“任何交互分布式应用技术(涵盖从通讯、金融、交通、资源整合,到衣、食、住、行、信、业、保、教、医、养、生、安、乐等13大生活要素的生产、创新领域及生物AI)发明者,现在真的需要让事情变得更简单、方便,并在整个旅程中考虑消费者——产品价值的终端创造者(基于Symbionimics共生权理论及其消费资本)——权益的保护和增进方面的问题”(去轴心化互联网的本质是共生权范式转移 – 全球共生研究院 (symbiosism.com.cn))。

 

而且,达到这样的价值目的,既需要富有良智(Beautiful Mind)的专业技术人员的不懈努力,也需要“分布式技术工具”消费者以消费商的身份参与其中。所以,“最值得运做的生意是互联网整合人际网的生意”,同时,如果能建立不同领域的“消费商联盟”,既有必要,也已经有了现实的可操作性!

 

我想补充说明的是,互聯網整合人際網,最值得做的生意(內容為王,任何生意都要落实在内容上),分有形的生意和无形的生意。以我的观察,值此世界正处于历史大变局的黎明之际,不妨这样定位:價值最高的有形產品,是精致的健康產品;價值最大的無形產品,是超越庸常的思想產品。

 

 

有一句话说得好:这世上,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无形的,空气、氧气、思想、知识、文化等。因为我们每个人的肉体都差不多,惟有思想、灵魂、知识、技艺、文化、阅历这些无形的东西,决定了人与人差距和位格!而能將無形的價值,寓于有形的價值之中,让人们成为思想的消费者,方為價值變现高手中的高手!

 

如果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那么,能將無形的價值,寓于有形的價值之中,让人们成为思想的消费者,思想转换为有形产品,成为思想产品的生意人,那一定是價值變现的高手中的高手!

 

《秘密》和《思考致富》两书,都指出:从心想,到事成,所有的成功和财富都源于一個想法。这也叫吸引力法则!當然,人的想法很多,關鍵是抓住那個最有潛力魅力的最美最愛!

 

一般投资者,只是相中那些有形有名的产品,而能相中无形的思想产品(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的投资者,才是投资者中独具慧眼获益最多的佼佼者!

 

正所谓“弱水三千,取一瓢饮”,青年愛迪生、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们,都是能将广义或狭义思想产品价值赋形-变现的佼佼者!

 

美国康州中央大学终身教授居延安说:共生思想,是可供人类挖掘一百年的金矿!在共生智慧面前,我们都需要“放下身段”“虚怀若谷”!(Yanan Ju, Professor, Central Connecticut State University:Symbiotic thought is a gold mine for human beings to excavate for 100 years! Practicing symbiosism, we need to give up our pride and totally empty ourselves.)

 

 

消费价值论与全民基本收入(UBI)

 

前面已经讲到,将“消费价值论”贯通在“生产-交换-生活”链中,消费(购买赎取交换)行为才终端实现资本增值。

 

这一定义,在“互联网整合人际资源”和“消费商联盟”的现实运行中,可以让我们重新认识“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或“社会分红”)的生命自组织价值论意义。作为由政府和其他公共部门提供的针对全体公民和居民的无差别、无条件经常性现金收入机制的“全民基本收入”(UBI),远不只是早在1797年美国创立者Thomas Paine提出的“人权概念”,不只是一个被动的“转移支付”或“第三次分配”,更不只是“杀富济贫,共同富裕”这样简单。也就是说,不是简单的“剥夺剥夺者”“发钱”“躺着拿钱”。

 

看看德国和瑞士的基本收入协会发行了纪录片“无条件基本收入:一个文化的推动”(2008),片中谈到了基本收入的运作方式、资金来源和这项制度的优点,让UBI在多国和地区进入政治讨论就知道,很显然,2017年Philippe van Parijs在James Meade(1977年诺奖得主)论述基础上提出,并得到加拿大、荷兰、芬兰、纳米比亚、韩国、肯尼亚政府响应的UBI,实际上可以促进和增加消费,消费市场是“使用价值”或“生产效能”的最终实现形式,也是“税收价值”的实现形式之一。

 

 也就是说,随着价值观和经济学思维方式的改变,高科技发展和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UBI将成为人类经济行为的必要形式。

 

 埃隆·马斯克把人工智能普及后的人类生活方式与“全民基本收入“(或“社会分红”)结合越来考虑的第一人,比那些空谈社会主义或瞎批资本主义,连“共同富裕”与“共同贫穷”机理都搞不清楚的学者、政客们,不知强多少!所以,他必须进入《SYMBIOSISM·共生:一种创新生活方式的精神力量》一书的“宇宙之子”行列!

 

有件奇怪的事情,我不大明白:为什么福利制度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大陆经济学语境中一直被垢病(如“西方大福利制度”“福利陷阱”“福利病”,几乎与“中等收入陷阱”“转型中期陷阱”相提并论)?

 

 

 重新定义的消费(创造)价值论(consumption value theory),发现消费意图与消费行为的功能性价值、社会性价值、情感性价值、新奇性价值、情境性价值等消费价值5因素,不仅是促进资本增值的五种因素,而且,也为UBI(全民基本收入或社会分红)促进社会消费、增加税收和免费生育、医疗、教育、养老等全民福利,注入了价值内涵!

 

再看看加拿大经济学家David Card,他因论证了“提高劳动力最低工资待遇不会影响就业”而获得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我想说的是,Card博士这一研究结果,与拉弗曲线表明的“降低税率扩大税基不会影响税收入”(里根经济学的主要依据),两种相关性经济法则,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且,两种相关性法则--或可称之为“ Laffer -Card law”,也为共生经济学(Symbionimics)揭示的“确立共生权范式,实行对内开放赋能,将大幅降低社会交易(含政府管理)成本与边际效用成本”,打开了一道视窗!

所以,特鲁多在给Card博士贺词中说,加拿大“努力实现强劲的经济复苏,让每个人都能获益,在家乡和全球都拥有更美好的未来。”正是人类经济学叙事live and let live之共生权范式转移(The Paradigm shift of Symbiorights)的最通俗表达!

 

所有这一切表明,共生经济学,作为一种全新的经济学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应运而生的条件,已经成熟。人类将在一种全新的语境中,重述、重估、重构一切!

 

共生权理论与资本社会化

 

以共生权理论(the Symbiorights theory)观之,股份制度、福利制度、个人所有权,都是资本社会化(相对计划经济的社会资本化)的一种途径! 

 

2017年5月,我在复旦大学经济系讲《共生论VS资本论》时,特别介绍了用“社会资本化与资本社会化”(Social capitalization and Capital socialization)作为二十世纪人类经济行为的分析框架,不仅比“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Planning economy and Market economy)两种分析框架,更有助于明晰苏美两种经济模式的价值判断,而且,为人们提升“生命自组织价值论”的认知判断,提供了便利(转型与发展系列讲座第69期:“共生论”与“资本论”的对话-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fudan.edu.cn))!

 

 

既然全民基本收入或社会红利(BUI),是一个国家的“消费市场及税源保障”的一种方式。所以,这里倒是要好好算笔账,需要一个类似“拉弗曲线”的“社会红利-社会消费-政府税收三维曲线图”。

 

 

 因为,共生經濟學(Symbionomics)瞄準仨自组织人为研究對象,实现理论經濟学(相当于理论物理学)“共生權”(Symbiorights)范式转移( http://symbiosism.com.cn/5931.html),确立GDE价值参量体系,建立自然、社會、家庭、企業、政府、有生命的个人六大资源资产负债表,建构社區、市場、政府三大經濟形態相互作用共襄生长,“让生產回归生活,让生活成就生命,让生命呈現生態”(芝加哥大學,2015.3),从而“生態文明统領,共生思想为魂”……

 

 自此,改變了资本论与社會论、工程学与伦理学、宏經与微經、结构与自由、资本与劳动(含思想)、效率与公平、競爭与合作、需求与供给二元對立非此即彼的經濟学思維方式和價值取向,使之得以兼容而相向而行,存同尊异,间道共生。

 

那麼,近年來經濟學家揭示的“消费资本论”“納稅资本论”“关怀资本论”与“生产资本论”“交换资本论”“生活资本论”一样,就有了一以貫之的理论前提。

 

间道共生,首先强调凡事都有其阈值,直销(特別是互聯網-星链直銷),是社会自组织行为的一种经济行为,是共生经济学的一个应用场景,因而可以说,应用经济学(相对于理论经济学)范畴的直销,是跨境跨区块跨領域社会资本论及消费资本论的题中应有之义!

 

 必须明白的基本面是:直销(术)远比系统复制(还是术)复杂,是否体现live and let live的共生价值(道上),是决定直销模式的生死劫!

 

所以,我们看到“直销被某些国人做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骗局,究其原因是什么?参与者唯利是图的本性使然,异想天开想挣快钱。有些人鉴别能力有限,也有愿意同流合乌者”等非共生的现象层出不穷!这当然是要以道德,更要用法律方式,加以规范和矫正!

 

 然而,当今人类--有生命的個人,即你、我、他--的問題是:面對三大失灵和失衡:在恊調处理人与自然(天人)、人与社會(人我)、人与自己身心灵(心物)三大关系上,过去起作用的行之有效的道德(含契约)、市場、政府三种方式,不但都相繼失灵,而且在争夺基本生活资源上,既相互越位,又勾兑衝突,陷入成王败寇(道德)、贏者通吃(市場)、假公濟私(政府)的三大失衡狀態。

 

共生,经济学的第一原理

 

怎麼办? 这就需要:看透本质,并能够在理解本质的基础上自由地创新。

 

 何为本质?世界的本質,人类世界的本質即第一原理是什麼?第一原理,就是从哲学家数学家宗教家毕达哥拉斯、亚里斯多德、耶蘇,到科學家牛頓、愛因斯坦、玻尔、希格斯推崇的第一原理(追根溯源,即基本的公理、处世哲学、人类的本性、万物的规律、游戏规约)。

 

那么,迄今為止,經濟學的第一原理是什么?

 

经济学第一原理,有哲學家(道德情操)兼經濟学之父亚当斯密提出的“理性經濟人”,及李嘉图-马克思“勞動價值论”、熊彼得“创新”、凯恩斯“政府权控调节”、埃隆馬斯克“成本價值论(降低成本普及產品)”……

 

但是,从SARS到COVID-19,大自然母亲郑重提醒,人类亟需“你我他(她它祂)”共生叙事,中国人更需从仁人世界观到仨人世界观的历史跃迁!

 

当經濟学者(宏微經濟学、新老自由主義结构主义政治經濟學、工程学或倫理学)、政客、企業主们围绕“供給与需求”來回转圈捣腾,陷入“市場自由与政府管制世紀钟摆周期性困境”之际;

 

 当创业者、投资者提出“价值笫一”而管理學大咖呼唤“企業文化”之际; 

 

当世界50个顶级CEO发表宣言重新定位“企業最关心的不是股东权益而是社會責任”之际;

 

特別是当COVID-19全球大流行昭示人类生活方式危機(天人、人我、心物三大关系对立、分裂、衝突互坑互害,身心灵病態)必將導致“轴心系統”不可避免地走向閾值临界狀態之际……

 

 經濟学的思維方式与价值取向,亦即經濟生活方式的第一原理,就應當有一个全新的整合与超越!

 

 

因而,重新闕立基于生命哲学的經濟学第一原理,适應三大生产、生态、生活趋势:A、改变人类行为的游戏規约,B、交換互聯、物聯、心联網+AI強弱资源配置,C、拓展线上/线下、实体/虚擬、社区分布/国别分布全通道创新生活,势所必然。

 

 于是,共生經濟学(Symbionomics)应運而生!

 

     那么,何谓Symbionomics(共生经济学)的第一原理? 这就又回到了共生权(The Symbiorights):经济学叙事的范式转移(a Paradigm shift in Economic narrative) 》(http://symbiosism.com.cn/5861.html)、《关于经济学范式转换前置问题及实际经济行为的讨论》( http://symbiosism.com.cn/6125.html)与《生命价值论:奉造物主妙有的名义》( http://symbiosism.com.cn/6256.html中所述内容。

 

 一句话:术无是非对错,只在道上即无碍!关键是“上道”--共生是出发点,也是目的地!倘若如此,其中可以有各种各样N多的方式方法模式(术)各显神通。

 

 最后,人类的一切学科建设,都要以造物主的名,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了生死!

 

 孞烎2021年10月25日于Vancouver

 

说明:

本文主要摘自《宏观世界之如何走出经济学学科划分的现实困境?》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1评论

  • 回复

    我给杨鲁军《里根经济学——第二次革命》一书的再版(2009)序言中,特别提到过拉弗曲线对里根总统的影响。

    里根的做法是:为了护持社会(中小企业、成长中的高科企业如当年的苹果)成长,根据拉弗曲线,降低税率,可以扩大税基,于是,他让美国政府到华尔街高利率贷款,然后低利率贷给中小企业、高科企业,这样,社会企业、社会消费起来了,政府税收也增长了。走出了七十年代美国及世界经济滞胀(停滞+通货膨胀)困境!

    拉弗曲线,就一句话:降低税率,可以扩大税基,结果看上去减了税,实际收到的税更多。因为企业税率降低减少了成本,企业的社会生产力就激活了,员工工薪待遇也改善了,工薪提高就带来了消费市场,就有更多的人做企业投入生产,而生产所得会交税、消费也会交税……最后,因为消费者,就是纳税人,所以政府要为社会提供养老、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等公共物品,这是一个完整、完美的良性共生循环!

    所以拉弗曲线直接被称之为:描绘税收与税率的关系的曲线。但实际上,也可以说是:描绘社会生产、消费税率与政府税收基数大小关系之间的曲线。

    前提是:政府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信托政府!

    所以,并不是哪个国家的政府都可以运用好Arthur B Laffer Curve


    2022年05月18日下午1:52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