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文化 education-and-cultur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与文化 > “爱是尽善尽美的联结”! ——宏观世界之族裔歧视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爱是尽善尽美的联结”! ——宏观世界之族裔歧视

发布时间:2021/08/04 教育与文化 浏览次数:27

“爱是尽善尽美的联结”!

——宏观世界之族裔歧视

 

钱  宏

中国作家恊会会员

Symbiosism Culture Tink-Tank Foundation(CANADA)

 

中国弃婴加拿大选手麦克尼尔(McNeill)在东奥会获得冠军的新闻,在人们心里激起的反差性冲击,已经尘埃落定!

 

今读《两名中国弃婴成为世界冠军之疑:约十万弃婴到哪里去了?》,我的眼泪止不住流!

 

为什么多半并不富裕的美国和加拿大家庭,愿意交纳3-4万美元领养费?为什么有这种规定?是为弃婴的存活考量吗?结果,这3-4万*10万=30-40亿美金去哪儿了?

 

为什么?10万个中国弃婴,成了美国、加拿大家庭的宠儿,甚至成为代表美国、加拿大精神文化形象的骄子?

 

那么,习惯上把美国称为美帝而巴望着有朝一日将其超越甚至打倒的我们,心中是否还有这10万个中国弃儿及他们将来的后代?也要一起打倒吗?为什么?没有道理嘛!

 

爱,绝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用基督的眼光,去欣赏一个并不完美的人。结果,却是如此奇妙而伟大!

 

16岁的摩根·霍尔德(Morgan Hurd)获得世锦赛冠军后能道出:“我感谢那些人牺牲自己的时间来评价、指责我的外表。不过皮囊之下我们都是一堆骨头而已,又有什么区别呢?”

 

如此富有心之力(Power of mind)的话语,让我在心里对世界冠军有了新的定义!

 

摩根妈妈雪莉有一颗异常Beautiful mind,她对孩子坦诚说:“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但我知道他们把你放在了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希望你能尽快被人发现、好好照顾。她一定非常爱你,但是有不得不放弃你的苦衷。”

 

这不只是要和摩根未谋面的,至今不知道在何处的生身父母分享摩根取得世界冠军的荣耀,解除他们可能的愧疚,更重要的是,这位十几年如一日的单身打工族母亲雪莉女士,象其他领养中国弃婴的美国夫妻一样,大多都会在孩子长大后,带他们回中国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教他们学会原谅,更学会感恩,让孩子的人生没有遗憾。

 

这是多么伟大的襟怀啊!

 

跨越万里,打碎一切拦阻,弃婴遇到了最好的妈妈,妈妈养育了最好的女儿。神在她们最绝望时,为她们的人生做了最好的安排--让她们一步步臻美共生!

 

回到麦克尼尔(McNeill),这位与著有《全球通史》(A World History)、《瘟疫与人》(Plagues and Peoples)加拿大被誉为“20 世纪对历史进行世界性解释的巨人”麦克尼尔(McNeill)同名的“华裔加拿大”姑娘,获得奥运会冠军后接受采访时说:I was born in China and I was adopted when I was really young, so that’s just as far as my Chinese heritage goes, I am a Candadian and I always grown up Canadian. So it’s just a very small part of my journey to where I am today, and it’s kind of irrelevant when it comes to swimming.

 

“我在中国出生,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领养了,就像我的中国血统离我一样遥远。我是一个加拿大人,也总是以加拿大人的身份长大。中国血统只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旅途中的一个非常小的部分,而且也与我的游泳事业无关。”小粉红注意啦,她并没有否定自己的血缘!

 

今天,比较而言,麦克尼尔表达的这种自然而然的心理归属感,与其他多数亚裔或者华裔加拿大人的“歧视纠结”,形成鲜明反差!

 

为什么呢?总体上“歧视纠结”与他们心态上融入当地的程度和在精神文化上对当地的贡献率之间,呈直接相关性。

 

这是我和华联总会会长牛华大年三十谈到的话题。不能否认我们多数并不缺钱的华裔加拿大人(尤其是最近20年间的移民),目前言谈行为中,尚不能摆脱“身在曹营心在汉”--尤其是发现加拿大赚大钱很困难,而心心念念想着再回头到中国去赚他一票几票的--的存在状态,从而在对子女的教育中,很难主动培植孩子们在地化情操,甚至听到孩子们说自己是加拿人(公民)时不以为然!

 

所以,设若一个移民国家,尤其是1960年代后的加拿大,还存在“族裔歧视”,历史因素并不是决定性的,华裔自己的当下作为与其他族裔的互动方式,才是改变的关键!如上所述,族裔歧视及歧视消亡与一个族裔自己心态上融入当地程度和在精神文化上对当地的贡献率呈直接相关性。

 

我想说的是,华裔加拿大人以其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反歧视上,不如用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对子女的顺其自然的在地化教育上!

 

看到整个加拿大人都在为麦克尼尔真情欢呼时,我相信,如果华裔加拿大人中,生长出几个诺奖得主、世界级艺术家、几个奥运冠军、哪怕一位世界公认的哲学思想家、世界级发明家,所谓的歧视很快就烟消云散!

 

尤其看到获得奥运会冠军的麦克尼尔姑娘这样自信的表达,我进一步相信这个“正相关性”是存在的(Amen的)!

 

而作为华裔加拿大人,要理解这一正相关性,需要在精神文化心態上完成从“私民”向“公民”的历史性转变。

 

我想讲个人与动物之间的小故事。这是一个孤独的小男孩子和一只失落的小鹈鹕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风景美丽如画的希腊小岛上,亚尼斯是生活在那里的一名14岁的少年。母亲在很早之前就离开了亚尼斯,现在他和父亲戴蒙思内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戴蒙思内是一个非常严肃和古板的男人,平日里不苟言笑,并且对亚尼斯缺少关怀,随着时间的推移,父子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一次偶然中,亚尼斯在岛上发现了一只濒死的鹈鹕宝宝,善良的亚尼斯偷偷收养了这只小鹈鹕。因为害怕爸爸责怪自己,亚尼斯并不敢将鹈鹕的事情告诉爸爸,而这只渐渐康复长大的小鹈鹕,让亚尼斯成为了小岛上的风云人物,给小岛镇子上的居民带来无尽的欢乐。

 

在这个故事里,人与鹈鹕的关系,不只是神与人的关系,而是神造的所有“地上活物”共生关系的缩影——一个孩子与一只鹈鹕的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互动力,改变了大人的生活信念,也激发起整个小镇的生命活力。特别是孩子的父亲,他“偷偷”独自治愈一次偶然事故中受伤的鹈鹕,治伤与康复的过程,也是与鹈鹕连接互动,而改变坏毛病自愈新生的过程!

 

生命之源,共生一体。生命体是由生物分子的蛋白质(尤其是酶)、核酸(DNA和RNA)、脂质、糖、维生素等有机物以不同的方式聚散相互联结,形成的细胞及其组织、器官、系统、个体、种群、群落、族裔、生态结构。生命体从环境中取得以食物形式存在的高熵状态的物质和能量,把它们转化为了低熵状态并将代谢物排出体外,从而保持自身的熵处于比环境更低的水平,维持着自身的有序状态。生命体的有序性,不但表现在空间结构的分布上,也表现在生长、发育、生殖、衰老、死亡以及对外界刺激作出有规律的反应上——隶属于任何物种、族裔的一切生命,都富有吞噬(阳光、水分、养分即种间代谢物)、求生(竞争、合作与适应)与繁衍(无性、有性、母爱)三大禀赋(功能)。而让三大禀赋功能尽善尽美联结的爱,就是神赋予各生命体“种间”(Interspecies)与“种内”(Inspecies)的自我调节、自我复制、选择性反应和价值导向(目的性)等一系列自组织灵动力与外连接平衡能力的生生不息。

 

是的,爱是尽善尽美的联结(Love is the bond of As Good as It Gets),没有一个人是一座孤岛(No Man is an Island)。把生命之躯的各部分和不同个体、族裔连缀起来的就是爱,缺乏这一纽带的机体、个体和族裔,不可能尽善尽美,由此联结起来的各部分处于一种特殊的“存同尊异,间道竞合”的共生关系中,使得人与自然(阳光、水、土地、微生物、动植物)、人与社会(语言文字、冶和、家庭、社区)、人与自己(身心灵)变得亲密无间,必然要分担彼此的力量与软弱,欢乐与忧愁,幸福与哀痛。正如《哥林多前书》12:26所昭示的:“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于是,从宇宙天体、地球生灵,到人类社会,无分种属、族裔,对彼此境况的感知与同情,必会给每个部分注入一种自然的愿望和奋进心,想要援助、捍卫、支持、安慰别人,从而“道不同,亦相与谋”。

 

每一个生灵,都是神的天使,哪怕是一个弃婴,一只受伤的小鸟,都与我、你、他(她、它、祂)生命息息相通,祸福相倚,只要一视为仨,全人称好生善待,“自己活,也要别人活”(Live and let live),就可能成就奇妙的人生喜乐,甚至奇迹!

 

最后,请允许我再说说中国政治文化特性(与自然血缘相对)与“私民”特性的历史成因与关联性。

 

据我观察,中国从来没有出现所谓的“阶级社会”,而只是“官民社会”,无论位高权重者、腰缠万贯者、饱读诗书者统称“官人”,其余万般,皆为子民、臣民、庶民、平民或刁民(中国还有“老百姓”“低端人口”,甚至“民科”“民哲”,这种歧视性称谓和贬义词),而无论是官,是民,也无论官、民身份角色如何交替互换,自商鞅始皇秦制汉庭以降的中国人(官/民),都是宗法绵延出人头地犬儒逐利而毫无公共空间意识的“私民”。

 

私民的特色就是,永远带着“华夷之辨”或“夷夏之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歧视基因,并时常表现为极端优越感、委屈感、危机感,而难以完成“我们-自我-他者”意识成长过程。私民们总是以个体、家族与帮派的成败论英雄、狗熊:成,则锦衣不夜行娱乐庆典致死或自我膨胀目空一切;败,则韬光养晦卧薪赏胆装孙子或躺平主义或戾气冲天甚或暴戾相向。

 

偶尔官知进退之道,民亦谙厚德之义,也就天下太平几年。我一专事研究中国战争战役史的朋友王小平(女,1975年生人)发现:从战国到1985年的2700年间,中国发生了大大小小6000次战争,完全没有战事的时间,累计不到270年!二十五个朝代四百多个皇帝,正常死亡者不足十分之一。尤其是春秋战国长达500年你死我活战争状态,在战争中取胜,各国竞相采取诈术诡道,并延伸到官场、商场内部权力斗争的方方面面,以至成为中国特色文化,至今盛行《孙子兵法管理学》。这种诈术诡道文化的致命伤,就是比拼消费斗争对象的信任和盟约,秦统一六国得益于诈术诡道,也亡于内斗中的诈术诡道,现代政治文明所需要的契约精神(当源自《Bible》新旧两次“立约”),至今没有建立起来。

 

官民社会不缺“万事不求人”的聪明人、权谋家,甚至不缺能工巧匠,因为中国要独自面对所谓亚细亚生产方式--“一亩三分地”式耕耘(从天气、土地、村落、官场、商场、情场)中的所有问题,但是,中国官民整体上不懂得“智慧发端于敬畏”(神,或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一切都是可以权变、变通的,贵族精神、契约精神往往沦为被嘲笑的对象(“老天真”)。中国甚至没有源自法国大革命和苏俄革命的真正左派右派,所谓“替天行道”“韬光养晦”之种种行径,不过是争权夺利、夺位(最大的利)的手段!远的不说,近的诸般(含英德法社会主义和美式民主宪政)所谓“历史的先声”,在权力-资本主义诡道“大甜头”面前,全成狗屁!

 

没有成长为公民(国家公民、世界公民、地球公民、宇宙公民)的私民们,尽管普及了学科专业教育,但依旧既不懂得社会(工种、劳资、官民、央地)分工的意义,也无法理解和接受瑞士联邦、尼德兰-英联邦-北美那样的共和政治,甚至无法理解和接受近邻日本那种2600年一贯的各守公共边界的天皇立宪政治!所以,“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要难”的私民们,即使“身子已经进了二十一世纪,脑袋还留在了过去”。

 

我想说的是,如何克服“华夷之辨”或“夷夏之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歧视基因?对于身处全球化时代的各国华裔,是一个终身修炼的精神文化课题(参看《一个民族的灵魂:从文化再造到中国再造》、《和解的年代:从共产主义到共生主义》,香港新文化出版公司,2007)。人决不可自我膨胀,不可以唯我独尊(所谓“双赢”,就是一厢情愿的“我赢两次”),更不可以沉溺于特权享受。即使作为“特殊选民”的意义,也只是负有“特殊使命”“特殊责任”。犹如蜘蛛侠离开自己心爱的恋人时的内心独白:“一个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

 

这个责任,不只是对自己,对自己的亲人,甚至不只是对人类,也包括对所有神造活物——地球生灵——所以,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都必须完成当代哲学家张世英发现并指出的“我们-自我-他人”意识成长过程,从“私民”转变为“公民”,且不只是一国之公民,还必须是“世界公民”“地球公民”,乃至“宇宙公民”,否则终是浪费!(见《共生十愿》,收入《SYMBIOSISM·共生》,One Book Press,CANADA,2021)

 

孞烎2021年8月1日晨于Vancouver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