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臻美共生的“黄金律”约定公义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 全球化、The Communist Manifesto与Web3革命
    全球化、The Communist Manifesto与Web3革命 2022/07/23

    全球化、The Communist Manifesto与Web3革命 Archer Hong Qian钱  宏 中国作家学会会员 Global Symbiosism Society(CANAD...

  • 从“时空意间”说起
    从“时空意间”说起 2022/07/11

    宏观世界之灵魂   ——从“时空意间”说起   Archer Hong Qian(钱 宏)   1687年,艾萨克·牛...

  • 宏觀世界之美慧共生
    宏觀世界之美慧共生 2022/06/26

    宏觀世界之美慧共生   ——Call for action on the Global Symbiosism Convention!   Archer Hong Qian Global...

  • 生态文明革命,共生思想为魂
    生态文明革命,共生思想为魂 2022/06/24

    生态文明革命,共生思想为魂   ——序王松良、吴仁烨《生态文明转型:视野与案例》   钱   宏(Archer Hong Qian...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臻美共生的“黄金律”约定公义

发布时间:2020/12/02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343

臻美共生的“黄金律”约定公义

 

钱 宏

 

(President of the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微信公众号“思想潮”转发《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译文,《有个新幽灵,正萦绕于西方发达国家上空》很有意思。

 

文章作者敏锐地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政治家近年来遭遇的各种囧境中,发现“不可治理性”(Ungovernability),几乎成为继共产主义后徘徊在欧洲的又一个幽灵。

 

作者从四个维度说明“不可治理性”的情况,指出四种情况在不同国家并非同时发生,作者也不认为“不可治理性”是真的“不可治理”,即既“不是由暴动或危机导致瘫痪意义上的不可治理”,“也不是混乱失序或无政府状态意义上的不可治理”,而只是“政府在重要议题上无法有所作为”,比如难以落实重大改革,如养老金或社会保障方面的重大改革。

 

所以,严格地说,所谓“不可治理性”,实际是“不可改革性”(马克龙)。其核心问题,是民选行政当局与民选立法之间在国家政策法律推行过程的各种冲突、分裂,导致政府治理上的诸般困境和尴尬。同时,这种冲突和分裂、困境和尴尬,尽管往往导致政府组阁难产(意大利、芬兰、捷克)和政府预算不到位而停摆(如美国),但是,在这些国家并没有对国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产生重大颠覆性的影响。

 

这也许是我们东方国家的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其实也是见怪不怪,因为经过工商文明及其权利法则反复试错运行,西方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动态平衡机制,基本建立在社会和公民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机制基础上,所以,即使政府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其对社会生活方式的影响,并不象东方国家那样政治权力斗争往往累及人民、国民、公民跟着陷入捆绑式斗争,甚至导致社会生活跟着停摆(如“文革”)。

 

共生哲学认为,一切发展、进步、希望,都和社会动力学(Dynamics)与恊和学(Synergetics)的动态平衡相联系,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最大最深厚的动态平衡机制,是社会精神体能及其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用一个公式表达,即:

 

正常国家的社会生产生活方式=政府自组织力×公民自组织力×社会自组织力。

 

如果说,西方国家出现“不可治理性”或“不可改革性”,主要是“政府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不足,而未能与其公民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和社会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一道,发挥“三大自组织力与外连接平衡力”的相互作用,形成三大自组织力共襄生长的良性动态平衡机制。那么,中国过去三十年,仅仅重点发挥了政府自组织力,就取得了综合经济实力排名世界第三的成绩,当然也付出了巨大成本并压制损耗了巨大精神体能,但还有两大自组织力没有发挥出来,就是说,即使按加法思维,中国也还有三分之二的巨大成长空间!如果用乘法思维,13亿人的精神体能再×三大自组织力,其综合效应有多大?

 

基于此,换成西方现行可理解的政治话语,用洛克《政府论》基于阿奎那式自然权利与自然公义相融合,贯通生命、自由、财产权等基本自然权利的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正当特性,决定了公共政治权威的约定公义特性,从而确立了权力与财产的法理边界——即宪政民主。我们不妨将西方国家过去几百年成功探索的这一政治实践,表述为“多数票”的约定公义。

 

“多数票”约定公义的立法、行政机制,是工商文明權利法则的动態平衡方式,当多数少數衝突加劇,形不成平衡机制时,这种不平衡实质是工商文明條件下的社会生態衝突(有时会发展为生態战争)的反映,西方国家出现所謂“不可治理性”的幽灵,只是權利法则“多数票”约定公义机制,走到其临界狀況的一种表象。

 

那么,解決《经济学人》文章指出的所谓“不可治理性”问题的努力方向和路径,當然不能繼續囿闭于工商文明權利法则约定公义方式(不能用造成问题相同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但也絕不是回到农耕文明差序法则下等級专权的约定公义方式(不能身子进了21世纪脑袋还留在过去)。

 

根本方向和路径,是将生態衝突,转變成為生態文明。而既是“生態文明”,就要有相当于工商文明约定约束机制--權利法则一样的与生態文明相应的約定約束机制--共生法则!

 

也就是如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2012)主题所指出的:“顺势而为,體行共生!”(参看中国青年网、新浪网、凤凰网的有关报道,及《共生宣言》)

 

那么,生態文明共生法则的动態平衡方式是什麼呢?我的回答是:臻美共生的黃金律约定公义。

 

什么是“臻美共生的黃金律约定公义”?常情常理常识告诉我们,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么,这就回到一个古老的哲学问题,即:人人都爱的那个“美”,有没有规律可循?美有没有标准?如果暂时搁置“内容”而从纯粹“形式”看,美是有规律且有量化标准,这个标准,就是美的形式与人择原理之间的最佳契合点。比如,相传毕达哥拉斯发现悦耳的打铁声音与铁锤和铁砧的尺寸比例之间,存在的最佳契合点,他想将一根绳子截为两段,怎样分才最好呢?

 

经过反复比较,他最后确定1.618 : 1或1:0.618的比例截断在人的感官上能达到最优美的效果。后来柏拉图、欧几里德及众多美学家、艺术家、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将这一比例,称之为“黄金律”(goldenrule)。人们从各个领域,都发现“黄金律”与人感官感受感知甚至意识形态之间,有一种惊人的共相关联。符合黄金律的人体、建筑、绘画、物理原理、生物特性、生態结构,都能获得审美、臻美的高度认可。那么,在那处理社会政治问题时,社会政治约定公义与臻美共生法则之间,是否也存在最佳契合的黄金律呢?我本人认为,只要努力找寻,一定存在这样的“臻美共生的黃金律约定公义”。

 

既然“多数票”约定公义的立法、行政机制,出现“不可治理性”问题,寻找工商文明权利冲突间性解决方式,比如英国“脱欧”这件事,“脱欧”是英国人全民公决的结果,是“多数票”选出来的结果,而反对“脱欧”多数议员,也是英国人“多数票”选出来,再比如,特朗普是美国人“多数票”选出来的总统,特朗普所推行的政策却总遭遇同样是美国人“多数票”选出来的众议院议员所反对!这种看似荒唐的悖论,从不同政治立场出发,都可以找到很多成因的理由,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多数票”的约定公义本身,显然在形成化解立法、行政冲突的机制上,存在需要有效弥补的缺陷。而有效弥补这一缺陷的方法路径,就是“臻美共生的黃金律约定公义”。所以,这是一个值得花大力气进行量化研究的课题。

 

倡导古典自由主义的哈耶克,指出“政府干预”是通往奴役之路的同时,却指出“自由放任”和“无为”的危害。因为干预与放任都是观念与意志的任性。但是,他又发现“观念的转变和人类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通往奴役之路》P39,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竟是如此真切。

 

那么,有没有一种导致观念转变和赋予意志力量动态平衡的自然秩序与约定秩序呢?

 

黄金律一再印证了人择原理(Anthropic Principle)的深刻性,在于洞察到了这个宇宙的种种精细结构运行维度,包括明暗物质、能量、信息各个基本自然常数和观察数值,恰巧不偏不倚地“适合碳基生命活体及其意識现象的存在”,因为被观测的宇宙环境,必须允许观测者适时地与之共襄生成,“你成就了我,我读懂了你,你我传承了他”。否则,就不会有人这样的智慧生命来谈论她或它或祂。

 

有趣的是,物理学家们发现的明暗物质和能量之比基0.05:0.95,恰好与心理学显潜意識0.05:0.95之比呈相应关系;更有趣的是,生物学家发现与细菌(特别是共生菌)、微生物数量,10倍于人作为一种生命活体的细胞,但我猜想人体细胞与各种细菌的量能,也可能是0.05:0.95之比例关系。这种相应关系,很接近毕达哥拉斯的几何美学黄金律,而且,決定了世间可见人、事、物的阴(势能)阳(动能)平衡与失衡、秩序与失序的新陈代谢共襄生成,也決定了在明、显、陽的世界诸般不可能的事情,可能通过暗、潜、陰的某种“虫洞”“彩虹桥”来实现量子纠缠式的交互作用,所谓“谋之于阴故曰‘神’,成之于阳故曰‘明’”,比如雷神Thor可以瞬間在距离以光年计的Asgard天空城与地球之间往返自如,并且信息瞬间互通!

 

这就反过来坐实了,人的观念和意志恰巧也体现了造物主(自然)各种度量空间“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存同尊异,间道共生”的秩序。

 

我相信,这个自然约定秩序,就是共生思想所指称的共生起源。

 

共生(Symbiosism)是一切生命活体及活体间恰如其分的动態存在方式,是这个世界已经成型和尚未成型的东西自组织与外连接平衡力展现的新陈代谢共襄生成法则。共生是亿万年来形成宇宙天体、地球生灵、人类社会现在这个状况之源泉。

 

正是共生法则蕴含的美妙数值,将生命活体长宽高面体方圆的臻美黄金矩阵(基质、环境、界面)实然、应然、或然、必然地历时又共时地揭示出来。共生法则,是生态文明的活的灵魂。

 

幸运的是,古往今来,人类中总有一些极少数可称之为“宇宙之子”的思想家,包括哲学家、数学家、宗教家、科学家、艺术家、发明家、政治家、企业家,适时地在地球的不同区域,承载起“导致观念转变和赋予意志力量”的使命,将共生法则渐次揭示出来。特别是,面对失序的自然、失序的社会、失序的身心灵健康,这些灿若恒星的宇宙之子,总能适时出现,帮助历史行进中的人类,修复各生命活体间正常的吐故纳新、新陈代谢、拆分降解、循环往复、休养繁衍机能,为实现自然生命活体的再回归、社会生命活体的再平衡、个体身心灵的再赋能,提供臻美生活方式再选择的可能。

 

正可谓:共生,只有共生,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恊美动力!

 

 

总之,当工商文明存量博弈,走到超越自然、社會、人的身心靈健康可承受極限時,西方國家有西方國家的問題,东方國家有东方国家的問題,这就是:西方亟需“共生启蒙”,东方则亟需“自然-權利-共生三重启蒙”!

 

人类正处于又一次歷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大成智慧引领向前。这是我2007年在《和解的年代:从共产主义到共生主义》和《一个民族的灵魂:从文化再造到中国再造》两书中形成的觀念的转变和意志的力量。東西方國家,经过各自观念和行為方式調整后,人类将从“軸心世代跃迁到共生新世代”!

 

祝福你我他(她它祂),大家主宿相依,彼此为岸,存同尊異,间道共生吧!

 

陽子哥2019年9月21日于童心公寓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