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Convivialism承載不起中文“共生主義”(Symbiosism)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Convivialism承載不起中文“共生主義”(Symbiosism)

发布时间:2020/11/30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286

Convivialism承載不起中文“共生主義”(Symbiosism)

——关于阿兰·迦耶的Global Convivialism运动的通讯

 

钱宏、常向群

 

向群好:

 

今天是平安夜,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个《阿兰·迦耶:什么是“共生主义”?建立一个拒绝利益至上的世界》资讯,圣诞节快乐!

 

前两年我就注意这个Global Convivialism,但没有把它与“共生主义”或“全球共生”(Global Symbiosism)联系到一起,加以特别关注。

 

我觉得阿兰·迦耶(Alain Caillé)受马塞尔·莫斯(Marcel Mauss)理论的启发和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法国知识界建立起的MAUSS(Mouvement Anti-Utilitariste dans les Sciences Sociales)学派的影响,作为MAUSS的发起人之一他于2013年发起了“共生主义(Convivialism)运动的动机和提出的问题都很好,但他们提出解决问题的路径,没有真正触及“共生主义”的本质,甚至是反共生主义的,原因在于:

 

第一,他们在哲学上非常幼稚地依然停留在“求同存异”的对抗性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的传统思维阈值之内。

 

第二,他们在政治上追求的依旧是与“理想国”“共产主义”“大同世界”一样:着眼于“资源稀缺”条件下“宴饮交际”的公平“共结果”,而非“共过程”即“生”与“生生不息”“缘起共生”的过程。

 

第三,之所以如此,原因在于:他们基本不懂希格斯机制揭示的“自相互作用”和普里高津的“自组织理论”以及马古利斯发现的“共生起源”,更不了解伯阳父“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八字箴言。虽然他们也发现了现存世界秩序中纵容“奢侈浪费”“追求特权”及种种“非可持续”“不公平”现象,并试图加以解决,但并没有找到具有“动力学”与“恊和学”(一译恊同学)双重机制的解决问题的智慧——即共生智慧。

 

问题不在阿兰·迦耶(Alain Caillé),真的,他组织得很好,很成功,20多年来,通过MAUSS组织了这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一起来传播马塞尔·莫斯理论,并且于2013年始提出并发动了一场Global Convivialism运动(这个词中文翻译是不是“共生主义”可以单独讨论)。问题在于中国人,中国媒体,至今还是要么“中国中心主义”,要么“西方中心主义”,还是抢着做一级二级三级批发商心态,特别是抢“话语权”心态(没有学通福柯)。

 

英国人培根说过:“知识不是印好的货币,可以拿来就用。”他说得对,知识、信息不是物质,单是抢占其物理空间,是没有实质性改变的意义。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还是共生智慧的起势阶段,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只要有人使用,多多地使用中文“共生”“共生主义”就是好的,就要加以鼓励和支持。

 

又及:

 

共生不反功利,因為全體共生(1986)、全息共生(2007)、全球共生(2011),需要动力。沒有动力的社會是不可能存在的,而“思想”一旦脫離“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神圣家族,1844)。只是,正如運载工具需要動力系統,也需要与外部環境平衡的制动系統一样,共生智慧的确反對功利至上主義,所不同的远不是迦耶先生說的高增長不可持續,而是高能耗的增長,勢必助長比腐敗更可怕的奢侈浪費,造成生態背负,及“金融灾难、经济灾难、社会灾难、政治灾难甚至道德伦理灾难”,可能使人類文明的列車脫轨,滑向万丈深淵!

 

共生主義显然也至力于化解“主权国别、社会阶层、城乡市农、意识形态、文明文化”五大衝突、消弥貧富差距提倡“全民基本收入”,但是,這依然是建立在尊重和幫助最低收入者--發揮自己生命自組織靈動性与外平衡能力为前提,而並不是單純依賴福利制度和輸血性扶貧。由此,共生主義提倡在“全球共生”理念指導下進行聯合國改革乃至重建世界秩序。

 

共生主义的哲學基礎背景主義(1994)。所以,以“公开赠予的喜悦,在艺术上慷慨花销的愉悦感,公开或私人宴席上款待他人的乐趣”为最高价值的Convivialism,承載不了中文共生主義(Symbiosism)的豐富內涵。

 

顺便说一下。共生主义,与共产主义、共享主义、共赢主义、共荣主义、共乐主义(或党派主义、欢乐主义Convivialism)都有一个“共”字,但区别在于侧重“共什么”?“以什么方式共”?共生,共的是“过程”,生的过程,生生不息的自组织与外平衡的过程,即无限展开的动态平衡过程,这是一种由内而外、存同求异,让生活丰富多彩、生机盎然的方式;而共产、共享、共赢、共荣、共乐,则共的是“结果”,结果永远是有限的,所以采用的方式多半是由外而内、求同存异,让世界单调乏味、整齐划一的方式。

 

本来,共产主义、共享主义、共赢主义、共荣主义、共乐主义本质上都是共生,但是,由于“共的方式”颠倒了“过程”与“结果”的关系,而注定其再怎么“辉煌”也终归“死寂”。可以说,人类迄今为止所有共产主义或准共产主义运动的成功与失败,都是手段工具方式的成功与失败,是偏离了共生价值目标,有其名无其实的成功与失败!(参看《关于共生主义理念的说明》,原载华盛顿《新世界时报》,收录《和解的年代:从共产主义到共生主义》,香港新文化出版公司,2007)。

 

祝你在英伦一切都好!

 

向你母亲致意!

 

錢 宏

2017年12月24-25日

平安夜-聖誕節于復旦大學北區望道苑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