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灵健康 physical-and-mental-healt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身心灵健康 > 公众恐慌才可怕,“武汉肺炎”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公众恐慌才可怕,“武汉肺炎”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

发布时间:2020/02/02 身心灵健康 钱宏专栏 标签:新型肺炎浏览次数:114

公众恐慌才可怕,“武汉肺炎”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

——生態之争的因应之道就是个度的问题

 

 

关于“武汉肺炎”疫情,我于22日写过《公众的知情权和自觉行动——调整自己的衣、食、住、行、信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23日又写了《一种人人可行的缓解“武汉肺炎”疫情的方法!——顺便对老庚说几句话》。

 

今天,有人问我:武汉肺炎治愈者或自愈者是否产生抗体,是否会对新型冠状病毒免疫,即使下次遇到携带者,也不会被感染?

 

人类疾病和医治是怎么回事?

 

对这个问题,我想先说一下人类疾病和医治是怎么回事?

 

共生论者发现,所有活体及活体间的存在方式,都取决不同活体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结网平衡能力的强度和适度。

所谓“疾病”,自然也主要是由于活体的生命自组织力与外连接结网平衡能力受损害所致。

 

所以,所谓“治疗”,主要是围绕如何修复机体的自组织力与外平衡活力来展开。

 

凭着四十多年前(1970年中前期),我为缺医少药的乡村居民施予援手,曾经解除过各种疾病对他们的痛苦折磨的经历和长期观察,我把人类“疾病”分为三种疫情与“医治”方针。

 

人类疾病和医治的第一种疫情,有五分之三的病(包括病毒引发的病),是不治也可以通过人体本身免疫功能自行修复或疫苗激发催生免疫体而自行康复,当然适当的防患措施是必须的;

 

人类疾病和医治的第二种疫情,五分之一的病,可以通过医生药物对症下药、对症施治,解除侵害(特别是细菌引发的病)或创伤,帮助修复身体机能;

 

人类疾病和医治的第三种疫情,还有五分之一的病,怎么治也治不好,如病毒入侵破坏了人体免疫系统或晚期癌症,但这五分之一的病中还有近一半是可以不治而愈的,如良性肿瘤,我不提倡手术化疗,而主张与癌共生(成功案例很多)。

 

综合这三种疫情处理,结合以经络学说为基础的中医“六淫”病因说,以解剖学实验为基础的西医“三病原体”机理说,我们似乎可以大致分别归纳为两句话:一是中国妇孺皆知皆知的“百病从寒起”;一是“致炎因子(inflammatory agent)生化物”的专业术语。虽然中医比较直观,而西医比较微观,但三种疫情,两种观念,都涉及并直接影响人类对于疾病的基本态度,并依据这种态度采取相应的行为措施。

 

人类对于疾病及其疫情的态度很重要,而态度及采取的相应行为措施——无论是理性的,还是情绪的,抑或理性、情绪交互影响的行为——又取决于人们对于商情真相的了解程度。所以,对于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既要及时披露真相,给公众知情权以及时自救,又不必夸大其词,碾压了公众的其他关注点,而顾此失彼(有人半开玩笑地说:武汉为中国和世界做出的新贡献:1、香港游行示威活动已彻底停止,香港社会秩序逐步恢复正常;2、法国已持续60多周的黄马甲示威活动因为一名武汉女子的到来而宣布终止;3、中东日趋激烈的战争态势突然降温;4、全国课外辅导机构全面停课,教育部做不到的事,让武汉的海鲜市场给促成了;5、国内因节日聚餐拚酒而引起的发病和长假出行而导致的交通事故同比大幅下降!普通医院的患者同比大幅降少)!!!

 

因此,我上周四(温哥华时间1月23日)在微信群多次说:对于始瞒终放的“武汉肺炎”疫情真相,及政府采取的“封城”措施,中国作为“人口大国,我最担忧的是:恐慌!”

 

由此,我应一据称接近高层的朋友请求,特别建议老大尽快亲临武汉,提振市民的抗病信心,何况危机从来都是政治家的机会!

 

结果,是我被封号三天了。

 

此外,我希望各地朋友记住:病毒、癌细胞等有个特性,就是喜冷不耐温,“患者”体温持续摄氏38.5-41度,就难以存活。所以,无论是琐发生发现疫情,我都建议大家,除了勤洗手,别忘了告訴身边的朋友:一个人人易懂易行的“三大法宝”:

 

1、紅糖姜湯+酵素;

2、热吹风机+围脖;

3、酵素+黑豆酒(喝或喷室內空氣中,带病毒的唾沫喷涕星子直接遇到酵素会被灭活)。

 

随着天气变暖,武汉肺炎疫情达到一个峰值后,不等春暖花开就会过去,还是那句话:

 

共生(Symbiosism),就是每一个人都务必要对上苍赋予自己的生命自组织灵力与外平衡能力有信心!

 

Symbiosism:自愛愛他,自觉觉他,自助助他!

 

我这里把家住西雅图朋友Qian Wen今天发的一则感悟,在表达上稍稍改变了一点点,重述如下:

 

现代医学的整个出发点就是个错误——以细菌、病毒、癌细胞(基因变异)为敌,自以为控制杀死他们就会万事大吉,你把能杀的都杀掉了,剩下的就是你无法去应对的……照此下去,人类只会麻烦越来越多,问题越来越复杂。

 

其实,能够与细菌、病毒、癌细胞保持适度的和平相处,与之保持内外连接上的动態平衡,他们也可以成为人类的朋友——这里的关键,是度和平衡点的把握。细菌、苍蝇、老鼠、蝙蝠、果子狸、鱼虫鸟兽等等,他们本来就与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各有边界地(不越界)相互连接结网生活着!

 

人类总有一天会觉醒的!

 

人的愿望都是生且共生(Symbiosism),我们生而富有自组织灵动力,且生,从来都不可能是独存独生,我们生来就是与他者连接结网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他,他中有你”相互依存吐故纳新、新陈代谢、繁衍生息,微尘众生如细菌、病毒、变异基因,也是这样的一个愿望!这也是我写作《共生菌如是说》的出发点。

 

所谓Symbiosism(共生),就是自愛愛他,自觉觉他,自助助他!

 

然而,我们现版人类,往往对待众生的态度,是“你死我活”,甚至对待同类,也只要冠以“敌人”“暴徒”“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谓,就可以“不共戴天”抓“阶级异己分子”“格杀勿论”“人人得而诛之”,至少公然认为“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少数人可以作牺牲”!殊不知,在这种对抗性思维和价值取向驱使下,被碾压灭活的微尘众生,或“敌人”的适应性繁殖能力和反噬能力,就会越来越强,而只会导致“寃寃相报”恶性循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和“人人自危无安全”始终相伴),从而超越人类的掌控能力。这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朋友Qian Wen对我的上述重写表示高度赞赏,同时,进一步表达:“以前我们看到法师放生苍蝇,启发很大。平时我们习惯都是家里有个苍蝇拍,见到苍蝇就打死,细想起来极为可怕,因为死苍蝇身上的上亿万病菌通过苍蝇的体液完全被留在家中…  而放生就不一样了,给苍蝇一个途径让它好好的飞出去,家里的病菌源也没有了,好生清净!就这个案例把我们家所有人都说服了,凡事看到蜘蛛蚊虫类,能放生的都放生,还想办法熏香,用精油让他们自己选择不到家里来。这就是智慧!”

 

她还发感慨道:“今生多病为何因,前世杀生害命人。今生无病为何因,前世施药救病人。”并发挥说:“世界大事我们无能为力,只有活在当下,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修行自己。”

 

我接着回复:是的,如果毎个人都会点滴修行,当然是万幸万福!可事实上,修行也有个自爱爱他、自觉觉他、自助助他的问题。其实没有比“自爱爱他、自觉觉他、自助助他”,更大的“世界大事”,而且,只要将这种“认知(文殊)与愿行(普贤)”诉诸行动,你也不会无能为力。

 

一切战争的本质都是生態之争(chinavalue.net/General/Blog/2020-1-8/1847609.aspx),而避免生態之争的因应之道是个度——物种平衡与再平衡的问题!

 

其实,没有敌人,只有病人,如有敌人,就是自己!细菌、病毒、变异基因,或“敌人”(包括“阶级敌人”、“民族敌人”和“贪官污吏”),他们生之目的,也和你我一样,不外乎一点,就是“活下去”,“活得好一些”。

 

因此,如何做到“自己活,也要别人活”(live and let live),而非“自己邪恶,也让别人邪恶”(evil and let evil)?

 

是进入“人类世”(Anthropocene)后至当下的我们这一辈,有没有可能进入地球世(Earthropocene)的大智慧、大愿行和大担当(慈悲)的最大考验和挑战!

 

所以,《共生宣言》指出:“当今人类正处于又一次历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大成智慧引领向前!”(2012)

 

孞烎2020-庚子年正月初三于温哥华RICHMOND

 



 

作者:钱宏(President of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