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华人融入世界的前提,是改变巫术思维方式
最新文章

New Articles

共生思想理论前沿

THE THEORY

华人融入世界的前提,是改变巫术思维方式

发布时间:2022/01/19 公司新闻 浏览次数:139

华人融入世界的前提,是改变巫术思维方式

 

——《宏观世界》《宏观故园》接受华人TV专访之始作的笔记

 

 

 

主持人崔淼淼:钱教授,我在美國乔治亚州,非常荣幸通過过张辉社长认识您,虽相隔千里亦能有缘结识您这样的大家名士。但我读了您的文章和书,可以说是眼界大开,感觉您为身处困境中的当代人类找到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

 

所以,我想邀请您在华人TV上做几期文化访谈节目,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和赐教。你发给我图片呢很好,我都可以加到那个中间的那些串场的片花里面。

 

钱教授现在呢,我就来问第一个问题,您可以今天晚上准备一下好,那我第一个问题就是呢,我注意到在您的这个理论里面,您曾经谈过关于您对阴阳的这样的一个认识,那也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呢,中国文化是一种阴性的文化,更加注重人的内心,还有生存的问题。而西方文化呢,是多阳少阴,理性知识又超过直觉,智慧竞争超过合作。有人说中西方文化差异,来源于阴阳属性的差异不调和阴阳,既是对立又是互补。您觉得如何让二者阴阳合德,和谐共生?

 

第二个问题是,接着刚才第一个问题来问,嗯,那我们中国文化里面呢,常常提倡君子和而不同,那么,在我们传统文化当中的这个和文化是求同存异。那我注意到您的理论中,您比较强调的是“存同求异”,存同尊异。那么我就想问您,那在您的眼中呢?我们如何在这个存同尊异的原则下,树立共生的灵魂?我也想到了在圣经当中呢,建造巴别塔的故事,实际上最初的人类呢?都是同根的,都说同样的语言,正是因为上帝变乱了人们的人类的语言,才有了我们今天这个有许多异,而不是同的,这样的一个世界,但同时也造就了我们现在多元的文化和世界。那么,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我的第三个问题,是您曾经说过呢,您的这些理论和学说都是从大地当中生长出来的,其实我更加认为呢,您是一个集大成于一身的学者,您的这个学说是一个“大成的智慧”,那我很想从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所说的,“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这样一种天人合一的思想,顺应时序的思想,来从一个我们传统的角度来审视您的这个学说,您的这个理论,而且在我们现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无论是国际冲突,还是疫情造成的社会动荡,请您给出一些建议。

 

好,那我的第四个问题,刚才我们谈到了疫情,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也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大瘟疫时期,实际上我们发现了,在这样的一个糟糕的时代呢,却有很多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一些好的事情发生,比如在疫情隔离期间呢,威尼斯的河水变清澈了。有许多的动物呢,也重新有了一个自由自在无污染的家园,好像回到了他们曾经拥有的失乐园。那我们在研究您的学说过程当中发现呢,实际上,您的学说,某种程度上和我们中国的周易,天道、人道、地道,天地人三才之道。把人都包括在自然之中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是您所提倡的一种完美的生态理论。那我想问的是,在我们现在的这个天灾日益频繁的时代当中,如何才能够在一切的恶劣的环境当中呢?我们依靠着您的学说,能够重新让我们的世界回到曾经的那种无忧无虑的美好的时代呢?如何让我们与自然和谐共生,减少天灾,与动物和谐共处,让人类和动物都能有一个安乐的家园?

 

我的第五个问题呢,是接着刚才的第四个问题问您的,我们刚才谈到了易经当中所说的天地人三才之道,那谈到这个道呢,我想到您曾经在您的学说当中说到“道不同亦相与谋”,您说,这需要对人的智慧有一定的要求,那我也想到了,我们明代的袁宏道在《瓶花斋论画》中写道:“善画者,师物不师人,善学者,师心不师道”。我们的古人很早就提出了“师心”与“师悟”,这样的一种领悟,那么请您谈一谈我们如何才能够真正的突破“以人为本”的这样的一个观念,让人类意识到,我们不单单是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唯一的群体,还有其他的生命形式,他们也同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们人类群体之间,又如何能够做到“道不同亦相与谋”?

 

我的第六个问题,也是接着刚才第五个问题问的,那么刚才呢,我们所说的这个道,我个人认为呢,您的这个学说呢,就像您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间道”的智慧,也就是说您希望在不同的“道”中间找到一条,共同的到一条“间道”,如果我们找不到这条路,那么就会陷入永无休止的斗争纷争,我们必须能够找到一条康庄大道,我们所有的世人都能够携手同行。那钱教授,您个人觉得啊,什么样的道才能称得上间道?嗯,您可以具体举一个例子吗?

 

 

钱  宏:我刚听完了你六个问题,非常好的问题,虽然是六个问题,但相关性或者说内生性非常强,我会分尽量按你的节奏正面回答与观众分享我的感悟。但是,既然说到中西文化比较,我的重点会放在反思、反省中国母文化如何与世界文化相融,一起创新当代人类的生活方式上。时间,象你所说,你这六个问题其实都非常之大,足以写一本书。你六个问题中,有许多观念正是人类特别是华人世界,需要特别澄清的,比如“天人合一”“阴阳五行”“求同存异”等等,听上去似乎没毛病,实际当不得真,当真就会发现,你说的现在人类存在的问题,正是这种思维诉求带来的问题或次生性问题,需要新的思维方式才能正视它,解决它。

 

特别是寻找“共同的道”,你问我“间道”是不是这样“一条康庄大道”,你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很可能就是错的,你说了天有天道,地有地道,人有人道,酒色才气花鸟虫鱼皆有其道,“师心”“师悟”,都不是要求一个相同的“大道”(袁宏道后面紧跟着一句话是“善为师者,师森罗万象,不师先辈”),而是要寻找“道与道之间”能够相适应的“间道”。

 

而“间道”是直接与相处者活生生道相联结的实时存在的“道”,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道,这样的间道,只能是人类相处中发现和约定的与心和悟(Mind)相关联的“规则”,比如语言规则、行为规则、交通规则、罗伯特议事规则、社会再平衡规则、生物AI规则,都人们在一定时空条件下由不同主体心悟(Mind)相互“约定”的规则。而心悟约定的背后,是具体的动态平衡的尽善尽美联结的“爱之智慧”,也就是“共生智慧”。比如,BIBLE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是“造物主与人”约定,《旧约》是神与以色列人的约定,《新约》是神与全世界人的约定,所以,我主张BIBLE翻译成中文时,不叫《圣经》,而叫《圣约》更恰当。也就是说,经过二十世纪几场人类灾难下来,当下和未来的人类,再不会追求那种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中国的“大同世界”这种“共同的道”,而是用爱之智慧、共生智慧去实时发现各种关系之间的那个“间道”,并在一定时空内约定之,相向而行之(见《SYMBIOSISM·共生:一种约定创新生活方式的精神力量》P330-338,第12章《从赎罪获救,到赎福共生》)。当然,做节目我尽量不引经据典,不吊书袋子,而是从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直接切入,点到为止。

 

我的意思是,华人TV对我的第一次访谈,实际上是对“宏观世界”“宏观故园”两档节目的一个概述或总纲,后面可以慢慢一次一次抽丝剥茧,分门别类展开。你看呢?

 

 

访谈内容,请见华人TV剪集后,发到YouTu-be上的视频。以下以笔记的方式,集中说说主题中涉及思维方式特征方面的问题——走出“华夷之辨天人合一求同存异的巫术思维”,是当代华人的必修功课。

 

 

我们华夏人很早就发展了一套强大的巫术思维,构件包括“华夷之辨”、“天人感应”、“天人合一”、“求同存异”、“阴阳五行”、“八卦占卜”等思维元素。应该说,这是一套通用性超强的似是而非的甚至以非为是的解释体系,后辈学者们一次又一次阐述圣贤微言大义,把新内容和注解,装进巫术思维的语言和逻辑框架之中,并以自己的成功学的名声、范例为这些远古理论背书、教化万民、延续生命,造成了一个远古圣贤理论、博大精深的虚妄奇观。

 

通过长期的扩展和下沉,春秋战国出现的儒家、道家、阴阳家等多种流派都基于“天人合一”、“阴阳五行”等元文化建立了自洽学说,巫术思维的逻辑体系已然成为中华医学、农学、天学、地学、人学、兵学、当官、经商等各学问体系的基本分析框架。而民间巫术活动,也在官家容许的范围内深入每个人的生老病死,人生沉浮。

 

巫术思维在华夏历史悠久的全民运动,已经成为根深蒂固的中华文化的元宇宙,貌似人人都可以在这套体系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有人说华夏文明是人类历史上连续时间最长的文明,而这个文明体系中最古老、最连续的元宇宙思维,就是巫术思维

当几百年前西方现代科学初到中国之时,可以想象当时少数好奇而敏感的知识精英在接触了西方科学之后因自己的无知所受到的震惊。但受到震惊的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仍然沉浸于博大精深的自恋之中不能自拔。今天,在一些主流精英的意识中,“阴阳五行”“天人合一”这样的巫术思维,不仅是中华历史文化里的遗迹,而且是活生生的“科学”理论,特别是用来解释生态学和环境科学,似乎不必动脑不必实践,便得心应手,解释一切,以证明中华古代圣贤是多么伟大。

 

当然,巫术思维并非中华独有。法国社会学学者涂尔干(1858-1917)认为巫术源于人类开始有宗教意识。德国社会学者马克斯·韦伯(1864-1920)认为源于无文字时期的前泛灵信仰。人类学者列维-斯特劳斯(1908~2009)认为巫术是正常思维在尽力理解它所面对的宇宙,却又无法掌握它时,所产生了病态思维及解释来充实不足的现实。

 

最早的文字于五千多年前产生于西亚两河流域的古苏美尔地区,早期内容都是人们向巫师和庙宇捐献财物的记录。紧接其后的古埃及,早期的埃及王很多都有巫师身份,早期文字也有不少巫术记载。巫术在早期人类社会的兴起是因为人们已经意识到的天地气候都变幻莫测、生命生死无常,而自己的力量又是如此有限,因此希望有神灵来帮助和保护人类。简单说来,巫术就是用来帮助人们把握未来的不确定性,进行风险管控。

 

有人根据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对象及其行为的程度划分了4个阶段:

    ①巫术是人类对世界的第一步认识;
    ②古希腊哲学是人类思辨的起源,开启了逻辑之门,是人类对世界的第二步认识;
    ③自然科学是在巫术和哲学的基础上(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前者提供实验后者提供逻辑)诞生的比较合理的认识世界的方法论,是人类对世界的第三步认识;
    ④计算机科学、生命科学是在自然科学的基础上诞生的,我认为将会是人类对世界的第四步认识。

 

我想,没有必要否认或刻意否定有这样的历时性进程,但问题在于,从思维方式上观察当下生活,我们身边持有巫术思维特征的人,是否是一种具有共时性的普遍存在?主要是哪些人群、族群或族裔?而且,做这个笔记的目的是帮助华族扫除与世界文化融合在思维方式及其行为特征上障碍!

 

所以,这里只讲巫术思维的当代共时性问题,以及解决这一问题的新思维。

 

巫术的思维特征,多数专家认为是:

一是相信万物都存在精灵鬼神。

二是有些人能通灵,巫师或帝王、伟人能够指挥、祈求甚至恐吓神灵或异己者,来做一些事情,华族由此产生了“天人合一”的整体主义思想(注意:亚里斯多德“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天人合一”其实是天人未分与天人相分两种殊途同归的宿命论。

三是任意两件事物都可以通过神秘力量关联起来。巫术思维认为世界的道理在于相似,只要相似的就可以互相感应。

 

古人由此产生了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互相转换的原始的巫术辩证法思维。这是持有巫术思维的人们,声称可以改变未来,预测未来、让你永远有理、高官厚禄、生意红火的思想基础。当然,这显然违背了“哥德尔定理”(一种理论,如果是自洽的,就不可能是包罗万象全而又全的;如果是全而又全包罗万象的,它就不可能是自洽的;同理,当一个国家人人都是生意人的时候,就意味着人人都没有生意可做,商场如此,官场亦如此),无须赘述。

 

有学者发现,巫术思维是一种人类盲目自信乐观的思想方法。宗教和科学都认识到了人的有限性,都懂得了谦卑和诚实。而巫术恰恰相反,一直不承认人的有限性,总是期望用一些奇怪的符咒和仪式改变世界的进程,常常显得无知、无畏而又自负。古代文献中借“天人合一”把帝王、伟人讲成是“承天命而实际不受天遣、天责”的“天子”。那种任意解释“人定胜天”,“老子天下第一”,“任你千变万化,跳不出如来佛手掌”的伟大气魄,就是巫术思维的底气和口号。这种气魄至今体现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中,从随意改造山河消灭社会差别结构,到抗击疫情的方式方法上,都有体现。

 

 

现在,华人世界经过一百多的学习所谓“西方”生活方式,取得一定成绩——特别在沿海东部地区和华裔生活中,举目望去,几乎找不到传统中华生活方式的痕迹——但华人依然可以从巫术思维中找到充分理由,认为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学习西方的,而是反过来西方学习华夏智慧和发明的结果,说什么华人祖宗做什么什么的时候,西方还是“一片空白”呢。呵呵,就算如此,也完全不管不顾古代华人与今天的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有两个专门的群,一個主张西方文明源自華厦(以湖南朋友杜钢建为代表),一個干脆说从希臘羅馬到的現代文明都是偽造的!還有一个群讲的华夏文明和西方(歐洲)文明都來自古埃及,而且大禹这一支就是古埃及人“禹出西羌”(左传、史记)。

 

當然,聊天可以隨便,事實很骨干。1980年代中期,谷牧副總理針對西方考古學,说中华5千历史完全没有证据,于是,特别打报告申请到200亿,搞了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集中全國相关力量,由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所长李學群主持,搞了五年,还是和以前了解的一樣,只有3500年歷史!这可是國家动員啊,80年代200亿,可谓花了血本,結果还是不了了之!

 

上面三种说法,都永遠不會有相同,更不會有大同的理性认知結果,求大同必以強勢者认同的说法以偏(偏颇偏袒)概全,象“一指禪”、“一貫道”、“道不同不相為謀”和“法西斯蒂”一樣,永遠有理,言之鑿鑿,振振有詞,豪情万丈,似乎很能蛊惑人心,却对解決当下人类遭遇的問題和困境,毫無實踐價值,而且,只会象所谓的祖传秘藉、求神拜佛、先輩梦魇(马克思语)一樣,阻断中华人对人类生活方式自由創新的可能性探究!

 

索契冬奥会期间,普京总统顾问莫洛夫在接受中国学者那小兵专访时说:“俄罗斯与中国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国家”。因为,与中国人崇拜祖先的信仰不同,俄国人信奉东正教,这注定俄罗斯最终要走向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尽管依然受到西方各国的抵制。从这次表演中可以看到,俄罗斯人把“红色恐怖时代”看成了“工业化奴役时代”,这是一种微妙的思想更新,从中与西方工业时代在感情上拉近了。

 

如果说俄国与中国在历史上曾有过某些缘分的话,我认为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蒙古人同时占领了俄罗斯与中国,但俄国通过坚持抵抗保存了城邦自治权,这让俄国沙皇最终反客为主,成为了欧洲蒙古各部的“白可汗”,进而发动了向西向南的领土扩张,而中国在蒙古人殖民统治下人口大减,明朝时领土龟缩到汉朝时代格局。第二次是彼得大帝与康熙时代,这两个豪杰都是喜欢西方科技的人,但彼得大帝是俄罗斯人,他首先做的就是消除俄罗斯人身上蒙古习气和部落文化,对俄国进行了全面“文化基因”改造,让俄罗斯搭建了西方文明的基础,而康熙作为一个鞑靼征服者皇帝,他也对中国进行了文化改造,推行了“留发不留头”的同化政策,同时东征西讨与拉拢回帮与西藏,组成了第一个“中华联邦”,最令中国人扼腕的是彼得大帝和卡捷琳娜迅速占领了整个西伯利亚,让满清这个来自西伯利亚的部落错过了继承蒙古人旧帝国的机会。第三次是后斯大林时代与毛泽东时代的蜜月与冷战,马列主义无神论与中国巫术思想不谋而合,苏联走上可历史岔路,中国再次堕入专制集权深渊,两者同性相斥,中国投向美国出卖了苏联,苏联人对此刻骨铭心。“尽管戈巴乔夫与邓小平都是走西化道路的人,但中国始终无法在文化基因上有所突破。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至今停留在‘相互利用’关系,但意识形态上隔阂越来越大!”(http://www.xys.org/forum/db/13/91/9.html)

 

那么,巫术思维的现在进行时和共时性存在究竟有多严重呢?中国科协调查表明:大多数国人都有巫术思想,官员尤甚。2004年5月,中国科协公布的《2003年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仅有1.98%的中国公众具备了“科学素养”。国家行政学院的研究员程萍对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调查后发现,只有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迷信,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周公解梦”“星座预测”、“求签”、“占卜”(易经八卦为基础)等。部分官员中,对迷信活动的相信程度甚至高于一般公众。一些官员相信风水能改变运道,持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有人说,华人历来就有很强的功利性,即便是在信仰选择上,也是趋向于可以带来实际的利益的。这就使得无论是宗教还是迷信活动,只要能够给人带来好处,通常就会有人相信。在这种心态之下,曾经花大力气与巫术分离的宗教,在今天的华人世界,却又奇迹般的开始与迷信等走向一种内在的隐蔽的结合。“星期六信徒”的说法,就是针对这种现象。

 

总之,巫术思维+华夷之辨求同存异+道不同不相与谋=仁人大同世界观,是阻碍海内外华人与世界融合的根本观念局限,必须正视,加以扬-弃,立足当下,走向你、我、他(她它牠祂)全人称的“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存同尊异,间道竞合”的共生世界(请看《共生之域》 http://symbiosism.com.cn/6229.html《“爱是尽善尽美的联结”!——宏观世界之族裔歧视》http://symbiosism.com.cn/5858.html)。

 

孞 烎

2022年1月18日于Vancouver

 

 

以上笔记,综合了《普京总统顾问莫洛夫:俄罗斯与中国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国家》(http://www.xys.org/forum/db/13/91/9.html);维基百科《巫术》条目;樊斤品《巫术思维对中国的巨大危害》(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5日来稿);董洁林(清华大学科技创新研究中心兼职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你告别巫术了吗?》

 

有一个叫Guest的留言很有意思,我特意抄录如下:

 

宗教有兩個層面,一是世界觀,一是組織,這兩個方面,華夏古人成績都是相當差的。古代埃及的哲人試圖一神化,只是失敗了,古代波斯的瑣羅亞斯德教是二元神論(可理解為「一體兩面」,類比耶和華、撒旦),古代希臘哲學上認知了「真理」的獨一性質,但未及改造多神宗教,古代印度宗教一度由梵天擔當「中心」,後來因為民族「融合」,新的神崛起,「中心」淡化,佛教其實不能說是絕對的無神論,而是說有人不能理解的終極規律,是無人格化的,跟耆那教的「業」、華夏古人給「道」的設定近似,說佛教是反對當時的印度宗教裡的亂神情況的創新沒錯,但說它是「復古」也行,說起來,古代那時,是埃及、波斯、希臘、猶太、佛教、華夏的一些哲人竟然存有共識。

 

儒也被稱為教,因為,儒除了祭祖,也祭「天」,在世界觀及祭禮上面,儒、道也有爭持的。多神是滿足「本能」的寄託,一神是關於「終點」的思考性的得出。華夏古人不是沒有一神化的構思及演繹,只是不完整,淺層,是論述不足的,份量不夠,於是奇談怪論都在社會上有市場,這方面要說得寫極長,先放一邊不管它。所謂的霸王道雜之,「潛台詞」是沒有黃老道的事了,儒表法裡,所謂的獨尊儒術實際是獨尊法家,自有法家君臨天下了,華夏古人搞宗教組織就注定沒能有甚麼收穫,本來相輔相成的,但只許唱獨腳戲,就不能指望世界觀的思考能有多精進了,於是內容是「雞犬升天」式的,就是在儒的庇護下,搞些鄉村族人那樣的方法,否則,陌生人公共性的龐大宗教組織很容易被迫淪為反賊,妖呀、邪教呀、黑幫、匪、寇大帽子給派頭上,就跟墨家注定無前途是一樣的,因為墨家本身就是一個陌生人公共性的組織方法。

 

利出一孔,中央集權,以吏為師,「分而治之」哩,都是權力的「後宮」,門戶之見,互相拆台,互拖後腿,所以,世界觀及組織方法都是「碎片化」的,難免呈現「雜亂無章」,一團亂麻,糾纏不清,基本上沒有「共識」,實際上沒有「方向」,「深入」不成「前進」,只是「鬼打牆」。是曾經閃過從前邏輯跨向邏輯的嘗試的,但中斷了,不基於生不逢時,全因生不逢地。儒表法裡,「我花開後百花殺」,不曾「文藝復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為虛,法、術、勢為實,以法為教,才是華夏傳統文化的「內核」,「後宮」式生活是社會生活的「主題」,迫於層層向下搧巴掌,所以層層向上蓋頭,能多有空管「鑽營」這一個「精神食糧」以外的其他屬靈心得,那是一小撮閒人的玩意,與大眾無關,大眾的精神是介乎鄉村生活跟城市生活之間的流民文化,半天吊,半桶水。

 

其實大多數信徒也並沒有很強的宗教感悟,只是願意拿戒律做指標而已,信教也要天份的,就是跟數學、彈琴、打球一樣,人人的收穫不等。

巫术思维对中国的巨大危害/樊斤品 (boxun.com)

您好!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igs002@symbiosism.com.cn

    周一8:00至周五17:00,可以点击咨询